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我们经历同一场暴风雨我们却没有在同一艘船上

艾先生说,到现在,确诊的数字多少对我们做决定已经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了,数字的多少完全取决于筛检的速度、筛检人数的多少,已经很难反应真正的实际情况了。我完全认同,所以虽然台南目前还没有社区感染的确诊案例(很有可能还在感染期),我们仍然决定明天开始让小亨停课在家。

今天早上还是让小亨去了幼儿园(目前是中班的娃),让他把学校的书拿回去还了(每周末他们会从学校图书馆借一本书回家),顺便让他去跟自己的好朋友老师告别,请大家都保护自己,等疫情过去再见面了。

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召开了第一次家庭会议,把接下来每天的生活安排出来,因为小亨也够大了,自己的想法很多,虽然不成熟,但确实是他的意愿,所以我和艾先生决定要让他开始参与决定自己的生活。

继续阅读

母亲节杂念

又是一年母亲节。 上周日小亨的网球教练问我们这周有要继续上课吗,因为是母亲节,怕我们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以为周日是母亲节。 到周四的时候,小亨的

继续阅读

重見2021

可能因为年久失修,server突然就坏了。能找到的最近的备份已经是2019年了,于是重装server恢复这里后,2020年一整年的更新都不见了。

也许是上天的美意,2020年,好像很不受人待见。

继续阅读

那书 |神经外科的黑色喜剧

起床。洗澡。煮咖啡。日常生活的周期,就好比困在轨道中的行星般,一圈圈地绕个不停。每天,也许会带来一些小小的变动,使我们的生活轨道出现一点震荡,但基本形态却很少会改变。

日出。日落。我们爬起来,上班,睡觉。沉重巨大的生命巨轮冷酷无情地往前滚动,向着我们不确定的未来滚去。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生命的一成不变是十分沉闷无趣的。每天的例行作息所留下的,只是难以忍受的固定模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烦死了。

神经外科的医生Frank Vertosick却每天都会祈祷,希望今天跟昨天一样,生活轨道保持稳定,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妻子和孩子都平安如昔,父亲母亲还活着,房子没有垮,薪水如期而至。

作为神经外科的总医生,他看过太多平凡无奇的生活在一霎那间破碎:交通意外、脑溢血、心脏病发等等。太多的人早上醒过来,以为今天又是一个无聊透顶的日子,却发现生命巨轮倾轧乱跑,突然就闯进了一片黑暗之中。

继续阅读

那书 |寻找时间的歧途

3月的时候,跟好友一起共读了一本哲学书《时间》,她们在里面读出了现实生活里应该重新看待时间的多重角度,比如时间就是金钱如何误导了我们的人生价值观,关于拖延症或者丧其实也是一种力量,工作时间和娱乐时间究竟谁才是浪费时间…而我呢,却从这本书里掉入了时间的虚无中——我完全被“时间”这个抽象的概念所吸引。

尤其是看到爱因斯坦在友人贝索去世之后,他在写给对方家人的信里面说到:

“现在他比我稍早一点离开这个奇怪的世界。那没有任何意义,像我们这些相信物理学的人知道,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的区别,只是一种万古不变的幻觉。”

我突然就想要知道爱因斯坦到底如何看待时间,他所说的幻觉,真的意味着时间是不存在的吗。

继续阅读

那书 |那就一起“娟娟发屋”吧

小时候学写毛笔字的时候,一开始是非常不愿意的,那时候写毛笔字临的帖,我觉得里面的字实在太不好看了。六七岁的我哪知道什么是经典,只是单纯地觉得我一点也不想写成那样。(大概也只有六七岁的娃敢把这话无畏地说出来,现在就算我还是这么想,我也不敢说了……)

后来我妈干脆直接带我去了趟新华书店,让我自己选了我喜欢的字帖,开始了我自由的练字时光。

不从经典开始,而是单凭自己的喜好,我在各种无名的字体中游走,我的字完全属于我自己,不规整,也没什么刻意练习的痕迹(硬笔书法我也说是死气沉沉,从来都不想练),好听的话叫自由洒脱,不好听的话就是龙飞凤舞,不成体统。

继续阅读

书单 | 那些深藏在文学、社科、漫画类别里的法律文学书

读了7年法律,虽然最后没能继续成为法律人,但是7年法律学习带给我的,是一生收益的思维习惯。(至于为什么会离开法律这条路,之前写过一篇《拥抱七年之痒》

法学类书籍向来是小众又艰深的书籍类别之一,但法律素养应该要很日常。我们就生活在法律之中,它交织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与每一个人都密不可分,它应该是一门通识,而不是只有专业人士才能谈论或掌握的高冷知识。

有很多很棒的蕴涵着法律思维的书籍都散落在文学、社科甚至漫画类别的丛书里,与生活交织的法律反而更真实、有生命力。

如果你并不想要读专业的法律书籍,但又想推开法的大门往里瞅上一瞅,那么,也许你该看看这些~

继续阅读

五岁娃应该接受怎样的音乐教育—学琴半年记

我之前在《当妈第五年》那篇文章里面写过,小亨学钢琴前2个月弹完了5本书。“教-练”再“教-练”的无穷循环,我知道这并不是我想要的音乐启蒙或音

继续阅读

总是有人默默地守护着这个世界

二十多年前,一个香港人K先生来到台湾住在北部的一个社区里,社区里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中医和他五十多岁智障的儿子,这个香港人时不时会照顾他们,帮

继续阅读

台南的的另一种生存哲学

每个第一次见我的人里面都会问到的问题之一,在台南最不习惯的是什么?我的标准答案都是“吃的,口味差太多,选择也不够多”,这个答案大家都能十分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