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城市穿行志。新场古镇

2011.09.13

龙阳路地铁站外龙平芦专线,40分钟直达新场。

这里是色戒的拍摄地,意外的是还没有因此引来人山人海的游客,周末的河边,依旧清静到你想要在这里闲坐就是一下午。

依旧是狭窄的街道,年代久远的木制房屋,2楼已经看得到木板明显的斜度,路边散落着席地而坐的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前面摆满各式蔬菜,没有叫卖,小狗随意在小巷里乱窜,你一蹲下来叫它,它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遇到一条岔路随意拐进去,可以听到放得大声的昆曲,有老人家一边和着音乐声摇晃着头一边包中秋的饺子,老式的缝纫店,师傅呼呼的踩着踏板,布条滚过去再出来就有整齐有致的线条已经和布融为一体,昏暗的便利商店里面,竟然还有油桶在运作着,仿佛又再听到妈妈跟我说,“去打一瓶菜油回来”,似乎又看到哥在我面前炫耀他能骑着自行车通过门口那条黑黑的窄到只容一人通过的小巷,看到我偷偷跑去隔壁奶奶家拔掉别人炉塞的恶作剧⋯⋯

我的小时候,不过也就生活在这样的场景中,总觉得对这样的生活还没有记忆太深就告别得太早。
所以通常我很少回忆我的小时候,因为太久远或许也太模糊,也因为太幸福而变得似乎没有太多亮点。
但总算还是遇到这样的机会,在每一次清晰的快门声中,它们跳出来,跟我说“嗨,没想到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