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生活在他方。上海徒步之三

2011.10.27

你并不会因为一个新的城市,就过起新的生活。
一回生,两回熟的街道,没多久,你便仿佛打从一出生就在这些弯弯曲曲的巷弄间摸索,流利穿梭;安心在看似认识实则陌生的咖啡馆坐上三个钟头,于千篇一律的雨声中阅读;雨夜,在潮湿的夜晚赶路回家,嗅着滴水树叶发出的野生气息,不时,仰头从射出光线的窗户寻找人声的来源。就在城市阴影与全然黑暗之间,旅人遇见城市生生死死的规律节奏,并不动声色地跟着循动。
生活,流畅如一曲不曾被打断地乐章演奏。
—— 胡晴舫《旅人》

只是,不再拥有与老朋友在城市里随机相遇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