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博物馆奇妙日

2012.02.13

博物馆是我们旅行到每个城市一定会去的地方,我们也总能在这些那些的博物馆里面有不同的惊喜和收获。

上午意外听到自然博物馆快要搬迁的消息,下午就和艾先生一起晃了过去。

延安东路上的自然博物馆,是目前我国最大的自然博物馆,建筑本身就很有看头,如果不是因为1956年才建,一定会以为是遗留的历史建筑,门票很亲民,5元。

 

上了台阶,进入大厅,就是巨大的恐龙骨骼,意料之中惊人的大,但没有在[呼和浩特博物馆][1]里,面对全球最大的恐龙化石之一时被摄魂的感觉了。

因为内蒙古是我国恐龙化石出土的重要地方,所以呼和浩特博物馆是看恐龙化石最好的地方,如果你去了呼和浩特,记得千万不要错过。(兴趣浓浓的人,可以看看我09年环中国行时的文章[《呼和浩特。重回侏罗纪》][1])

从未听过、见过的鸟,看到它的一刹那,我完全被它的美给震撼得呆住了。
如果我去到一个地方,看到有它飞过,我一定会觉得我是进到了桃花源。

 

自然博物馆,没有其他,全是自然界里面的一切,包括我们人类自身。
大大小小都装在有福尔马林的玻璃瓶里,或做成标本陈列在橱窗里,而里面的生物标本很多都因为时间太久,或保存不当而变色或变形。
第一次看他们,或者是第一次认真的看他们,有时候觉得四目相对都会有点惊慌,总是想着博物馆奇妙夜里面的场景,觉得他们全部都会突然活过来,来一次热闹非凡、跨越种族的聚会。

因为建筑的陈旧,这间博物馆几乎还保留着我们小时候的风格,不论是橱窗的风格还是陈列方式。
我也不知道是我没有用心,还是我的心根本没有在那些瓶瓶罐罐里,在里面晃荡一下午,脑海里留下的除了那恼人的章鱼形象、那只觉得只存在于仙境的鸟,剩下的全是墙壁斑驳,电梯停用,栏杆脱漆,窗纸泛黄,俨然像重返7、80年代,在那旧得最自然的年代里如幽灵般晃荡之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那天是星期天,里面好多孩子嘻嘻哈哈的跑老跑去,让原本被福尔马林和各种生物尸体遍布、有点诡异的气氛变得欢快了起来。

 

二楼有古尸展,里面有2具上海本地出土的干尸。记得之前对古尸和木乃伊充满了各种想象,09年环中国行时去到新疆,在乌鲁木齐博物馆里面看过了在心里想象过多少次的“楼兰美女”,在阿斯塔娜古墓里面见过了千年的木乃伊后,才把那浪漫幻想全部变成现实,死亡的面孔都千篇一律,美艳或丑陋都终将归于尘土。

在阿斯塔娜古墓、乌鲁木齐博物馆、这次的古尸展厅,每次我问“我可以拍么”,艾先生都摇摇头对举起相机的我说“要尊重死者”,然后把双手握着放在身体前方,身体微微前倾,带着鞠躬的意味,我悄然跟在他身后,连说话都等到看完走出去后才发声,生怕我这个生人吵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