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终于找到任意门

2021.06.14

跨进38岁了,日子不一样了吗?显然仍旧日复一日。

那种觉得自己到了多少岁,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生活的想法,是20岁时对30岁的遥望会发生的事,到了真正30的时候,再想起来,自己也直摇头,之后大概也不想再做这等事。

哪怕落入毫无计划的荒唐里,也比局限在自己多年前的预言里更有人生之意。

锁在家里四周,连小亨在某天晚上睡前都自言自语“好想去旅行哦!”,让日子的乏味泛出了一点苦。

所幸台南有长长的海岸线,午睡后开车出门,不用半小时就抵达海边。

我们走上沙滩,目之所及的螃蟹们飞快地逃回了它们的洞里,只留下它们呼吸的孔洞,海水边缘的沙滩布满了各式各样的贝壳,密密麻麻得像星空跌落在这片沙滩上,踩在上面会发出清脆地啪啪啪啪破碎声,不远处的海面波光晃得睁不开眼。

海风一阵阵地吹来,把曝晒的汗水瞬间蒸发干净,浪有节奏地拍打岸边的沙滩和消波块,一整条宁静无人的海岸线,把现实的局限都消融其中。

小亨全然不顾烈日当空,拼命地捡着贝壳,我脱了鞋走在沙滩边缘任海水洗刷我的脚踝,艾先生则在稍远的树丛里寻找寄居蟹的身影。

像是穿越了一般,我们毫无顾忌地度过了这个烈日的下午,当我们回到车上,关上车门的一瞬间,也关上了身后的这扇任意门,重回现实。

去采买的时候,在店里冷冻柜里意外发现了一包毛豆,虽然是冷冻的,与新鲜的不可相比,但这在台南已实属难得。

煮上一锅五香毛豆,我大概又能打开一扇任意门,回到四川的夏天里,呆上片刻了。

希望端午节的今天,你们都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