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幸与不幸的结果

2011.08.26

朱天文在《荒人手记》里的一个小片段,阿尧是同性恋,他的妈妈有次被亲戚调笑阿尧不婚,这个妈妈说,我的儿子不结婚是一个没结婚的问题,而你的儿子结了婚却是千千百百个问题呀。

我并非同性恋的支持者,但看看6月纽约的同性恋大游行照片中,那些头发花白,在一起已经几十年的同性老人,我更明白:

如果你遭遇不幸的爱情/婚姻是因为你自己的内心,那么就算法律再严密再详尽,再站在你这一边,也无法给你幸福的结局。

也许让我们再极端一点,拿曾经在网络流传很久的一个虚拟问题来问自己:

假如给有人你3000万元,条件是让你和现在的丈夫(男士请自动转换性别)离婚,你愿意吗?

滚滚红尘里,幸与不幸的答案其实早就装在心里,结局会走向哪里,也无需意外了。

“有的事只是幸福的结果,把幸福的结果作为幸福去追求,这会破坏幸福,好比把爱情的结果(如婚姻、子女)作为爱情去追求会破坏爱情一样。没有什么能比没有爱的顺从,更使人远离幸福。”

不必为了冷冰冰的法律窃喜或者耿耿于怀,我们都有自己认定的选择,物质或者精神,都无可厚非,只要那是你想要的,即使在法律保护之外,你也会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一些朋友想听到我对婚姻法新司法解释的看法,我写了很久,最终还是只留下这些与法律无关的聊聊数语,希望没有词不达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