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和他的台湾[2] / 启程

2013.11.04

「快起来看月亮,超美的!」正在美梦中的我被艾先生摇醒,使劲睁开眼发现房间只有一些月光洒进来,仍旧漆黑一片。
我眯着眼睛走出卧室径直走向厨房方向,天空里啥都没有,连艾先生也不见的踪影。正当我想大喊「在哪里」的时候,艾先生突然出现把我这个处于梦游状态的人牵到阳台上。

真的好亮好圆。
我看了一眼,点点头,赶紧转身回到床上,经过客厅的时候瞄了一眼墙上的钟,03:26,OMG,之后直到天亮都迷迷糊糊地听到艾先生一会走来走去,一会扫地,一会拖地的声音。

我醒来的时候,艾先生坐在床边玩手机,我问他「几点了?」,他说「八点。还说什么会睡不着,结果都你睡最久。」然后一脸坏笑的样子。

每次要出门远行很多天前我就会开始激动,而艾先生只是在一旁呆滞陪笑,等到快要出发的前几天,我通常已经平静得好似没有要远行这回事儿的时候,艾先生就会开始莫名的兴奋,我老是笑他慢半拍,他美其名曰为「两倍的快乐」。

9点送走BB去寄养,我们整理好房间和行李,打车直奔浦东机场。坐在出租里看着上海熟悉的街景一幕幕地向后褪去,心里突生一点莫明的小忧伤。从09年流浪到上海决定停下来,四年来还是第一次离开上海这么久。

人和城市的感情总是默默地在膨胀,悄无声息,然后在某一刻不自觉地流露出来,连自己也吓一跳。

这天对通常旅行的人来说,不过只是几个小时的飞行,但对我们来说,有一个大关卡正在前方等待着我们,那就是——入境面谈*。

一个多月前,我问艾先生:「我们要不要准备一下面谈的内容呢?我觉得很多问题我们应该都会答出不一样的答案,哈哈哈!」
「这个可能性很大!」他也在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7年,但我们的思想仍属于两个独立的世界,在一些我们根本没计划发生的问题上我们绝对会各执一词。于是,我们认真的回顾了我们在一起这7年大大小小的经历,也准备了应对可能会被问到问题的标准答案。

没过几天,我们晚饭后闲聊聊到弟弟准备去哪里度蜜月的时候,我突然问他:「有没有计划去哪里度蜜月的问题,我们那天的答案是啥?」
他想了半天,然后傻笑着说:「忘记了……」
「你怎么能忘记!这个问题一定会被问到的!」我在一边呈现出惊吓状。
「那是什么嘛?」
「我也忘记了……就是忘记了才问你啊!哈哈哈……」
我们根本就没计划度蜜月这件事,但又不能直接回答「目前还没计划要去度蜜月」,万一遇到不能理解的面谈官员,很有可能因为「年轻人结婚怎么会不去度蜜月」就判我们一个假结婚。对我们来说,类似这样别人看起来最简单的问题对我们反而最难,没有准备,绝对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在飞往高雄的飞机上,我们准备从头再回顾一次之前准备的问题。
「xxxxxxx?」我问。
「……忘记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也忘记了……」我用更大的眼睛瞪回去。
「哈哈哈哈哈……」离面谈不到2个小时,一个月前的精心准备早已经全部被我们忘光光,我们却在飞机上笑得跟傻子一样。

*入境面谈:外籍配偶和台湾人结婚第一次赴台时,在入境处都需要经由移民署官员面谈后决定是否准予入境,主要是为了杜绝假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