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和他的台湾[8] / 身份证背后的我的名

2013.12.17

在台湾的第四个清晨。吃过早餐,换上临行前特地买的红色长裙,艾先生已经备好车在楼下等我。

虽然我们在成都领到了红红的结婚证,但艾先生在台湾仍旧是单身身份,也就是说,他要再娶一个新娘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不是大陆新娘就好。今天,我要扮演的,是他生命里那个注定要终结他单身身份的天使。

「好咧,出发。」在艾先生稍稍启动后,我跳上去,安稳地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怀里抱着一叠我们这一路繁杂手续里必备的各种文件表格,朝那个目的地飞驰而去。

我们交上各种文件、证件、公证书,确认无误后,更换艾先生的身份证,并随后在他家的户籍名谱里填上我的大名。

拿过艾先生换好的身份证,身份证的背面,除了他父母的名字,在配偶一栏里,赫然印着我的名字。看着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另一个人的身份证件上,就象灵魂出窍般看到自己,被烙印在另一个人的生命里。

为人子女的身份与生俱来,父母给了最初的生命,牵引着我们走完人生的前半程,夫/妻的身份却是自我的选择,要把自己人生的下半程交与另一个人共度。极具仪式感地在身份证后印上他/她的名字,庄重地提醒着我们考虑的清醒,和决定的慎重。

一好友跟她的男友在交往8年之后结婚,婚后再见她时,我问她结不结婚有没有不一样时,她说她以前也觉得交往太久的两个人好像结不结婚都没什么差别,但真正结婚后才明白,那种从心底里感觉到2个人的生命真正融合在一起,是超越多年来所有想象的奇妙感觉。

我一直觉得她的话有些渲染过份的嫌疑,但当我遭遇这样传统的仪式,2个人被月老红线就此的牵绊,却感受得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