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大时代,小日子 |八月

2020.09.04

8月初我们领到了振兴券。

因为疫情的关系,全世界都在发钱,台湾也赶着潮流发了他们自己的钱—振兴券。

每个人花1000块,能领到3000块(于是也叫三倍劵),我们一家三口一共领到了9000块(算算其实也就2000块人民币),当然,连我这个拿着居留证的人也有份。揣著突如其來的意外之财,应该立马出门把之前想买没买的东西赶紧收入囊中,管它有用还是没用。

往常的周末,我们一定是要出门走走的,拿到振兴券反而被困在了家里——外面哪里都是人山,哪里都是人海,不是灼热的艳阳,就是倾盆的大雨,不是被开车被塞在路上,就是在室内人挤人。看着各家结账队伍像吃太多不得不折好几折的贪吃蛇,因为突然多出来近万块的横财而难得新生出来的购物欲望,顿时就消失了。

昨天还从包里翻出了一个完整没有开封的振兴劵信封,加上之前打开后剩下的,我们用了一个月,还剩了四千多块,好像怎么都用不完,我还担心起来,这劵有有效期吗?

想起在上海的时候,花钱是我们寻找存在感的方式,现在即使花钱也买不来当初的心境了。物质的清减并不一定会带来自由,但一定会带来一定程度上内心的踏实和落拓,的确,对身外之物的需求越少,生活里能掌控的部分就越多。

但现在到处都在倡导的极简生活—-比拼每个月钱花得少,衣服买得少,购物次数少……噱头太强,因为就算你的房子真的空无一物了,也并不见得就能获得内心期盼的那种自由。

对外在物质的欲望是最浅层的,而进入内在的欲望,一样能剥夺一个人内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平衡和坦然,却很难察觉。因为现在的网络让一切都变成了显性的,内在的也变成了外在的、可以被量化的指标,比如对瘦,对美,对一个月要读掉多少本书,朋友圈的赞有多少个,微博的粉丝有多少,一天要跑多少公里……

里尔克说,“在全然陌生的环境中,独处将成为你的依赖和庇护所,从那里,你能找到你的生活之路。”

如今身处的世界并不全然陌生,反而喧嚣又嘈杂,就像身处白噪音包围的环境,不管我们是否察觉,是否接受,它都已经在改变我们身体和意识的状态。一不小心,生活就再次被控制在别人的标准里,就算抛弃了外在的一切,人也是无法把自己完全舒展开来的,因为心还是被勒得紧紧的。贪嗔痴,有欲求,便有束缚、担忧,便有诸般不得已。

就算好不容易看得清哪些是外来蛊惑而生的欲望,哪些是内心喜欢而来的需求,想要生活之路的干净利落,智慧还远不是生活之复杂性的对手。

这个月开始,小亨正式进入了幼稚园,他每天都高兴地去,高兴地回来,没有一点点的不适。但可以想到的是,他上学之后,最不适的其实是妈妈自己。

我是乐得放手的人,我的不适并不来自于他不再需要我整天陪着他而出现了空虚(想做的事情可多了),而是随着他上学的开始,我们也开始了一家三口独自生活的日子。

从来到台湾开始,我们一直住在艾先生父母家,虽然孩子完全是自己在带,杂务还是自己在做,但至少一日三餐是丝毫不用操心的。这个月开始,我们从台南乡下搬进了城里,柴米油盐重新回归生活,虽然还成不了日子的重点,但应付也耗费了颇大的心力,哪怕一个月过去了,也全无什么生活节奏可言,只是疲于应付而已。

从独处、对话、读书、思考里找到的那条生活之道,还是多有偏颇的,那是高高在上、纯理想式的领悟,落下来回到生活的实处,该窘困的时候还是一样窘困。

像近几年,市面上出现了好多讲关于法式优雅的书,甚至有点泛滥的程度。很多人趋之若鹜一身无可挑剔的法式穿搭和妆容,但法式优雅里的核心,其实是日子里我们都看不上眼的那些旮旯角落。

我在书店随手翻开的几本关于法式生活的书里随机摘录了一些下来:

~从不在走路、开车或站着的时候进食。

~千万不要匆忙进食。

~每天十分钟吧。一边播放动感音乐,一边努力打扫。

~保持洗脸台镜子没有溅上去的水渍

~床被要折好,没有乱放的衣物

~冰箱内整齐,没有过期食品

~注意脸上的表情、站姿、坐姿、走路的姿势,而不是妆容。

~改变你看电脑时皱着的眉头。

~不管你的皮肤目前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努力保持自信心。(而不是让你努力美起来,或者直接去做医美)

~永远不要忽视自我意识、幽默感、冒险精神等无形的女性特质,它们是最重要的魅力之源。

~保持最好的礼仪,尤其是对那些你最亲近的人(而不是对外面接触的人保持礼仪,对家人或身边的人粗鄙无礼)

……

这些旮旯角落里的现实,比画一张美妙的画,弹奏一首乐曲,每个月多看一本书,学着知性的穿搭和烈焰红唇,要惨烈得多。就像身着时尚,参加了一场精英的聚会,做了一场起立鼓掌的演讲,万人瞩目,回到家之后面对的可能是难以收拾的潦草。

在终于彻底松了的那一口气里,瘫软如泥的那一刻中,那些无人知晓的微妙时候,才有真正的生活之道。

这个月我开始学习成人芭蕾,纠结了很久的事,终于下定决心去做了。之前一直抱着侥幸,觉得自己能挤出时间再重新开始练Flamenco,可是现实是,只要不是非得完成不可的事,就不会有时间出现。

于是决定还是出门去上课吧,时间一到,万事皆要放下,在上海的五年里,曾经靠着与Flamenco的偶遇,得以从生活的低潮中重新找回自己。

如果说Flamenco是一种饱经风霜之后的自信,是一种历经世态炎凉之后的洒脱,是一种就算痛苦我也没打算哭给你看的骄傲,是根本没打算和任何挑衅一般见识苦苦纠缠的格局,是‘你不在乎我我还不在乎你呢’的宣言,是怕受伤害而撑起来的神气,是知道前程漫漫告诉自己你必须快乐的决心。

成人芭蕾则完全不同,它的硬朗全部藏在看似柔弱的动作中,那需要调动多少从来没使用过的肌肉,需要内里多大的力量支撑,才能完成一个举手投足,甚至只是一次站立。

那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个半小时,是繁杂生活里一场横生枝节的探险,从另一个角度探索自己的奇遇,是依赖,也是小小的庇护所。

有堂课芭蕾老师在给我们讲舞蹈的历史时,说“像我们中国,也有中国舞啊。” 当“我们中国”从一个不到30岁的台南年轻人嘴里那么自然的说出来,并未带着任何的尴尬和不安,反而让我心里吃了一惊。

回家说给艾先生听,他却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反而显得我小家子气起来。

每次让自己往城市里下沉一点,再下沉一点时,都觉得曾经的自己,不过只是浮光掠影地漂浮在表面上,似是而非。

某天晚上,再次被临时起降的战斗机的轰鸣声给吵醒,睡意全无。早上起床还跟艾先生开玩笑说,“会不会真的哪天醒来就发现身处炮火连天之中吧。”

想起之前有个外国人跟他的友人描述“台湾那个地方太可怕了,每天都有战斗机在天上乱飞!”。30岁前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战斗机,没想到有一天战斗机天天出现在天上,连半夜也时不时被吵醒,也能成为日常。

蓄势待发的时刻,窗外的世界正要发生一次剧烈的变化。“当宏大的叙事不被允许的时候,无数个微小的叙事叠加在一起,就是大时代。”试着去书写和记录,它的日常、人情、碰撞、平静里的涌动,被忽略的b面,再次成为我想要去努力的事。

——

1个月没有在文章的末尾跟大家打招呼了,希望你们在世界各地都安好如初~

8月,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大家的生活也起了什么波澜吗,或者有了什么新的想法,立了新的flag?

不知道关注这里的你们,有没有谁也在写公号呢?或者有微博,在拍视频?来跟我说说,让交流和对话你来我往起来吧~

我在这里,等你们!

- THE END -

欢迎关注公号「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