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台南第七年 | 平行世界里的万圣节

2020.11.01

当欧洲国家再次相继宣布封城封国的时候,万圣节来了,这个原本属于西方的盛大节日,今年特别的寂寥,以至于但凡有万圣节集会的地方,都显得异常特别,台湾应该是为数不多里的一个。

已经200天没有本土案例这一事实,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百货公司周年庆人潮满满,餐厅一位难求,酒店房间价格飙涨,马拉松、集会都正常进行,除了一些室内地方会强制戴口罩外,生活没有丝毫变化。这一切却无确切的防疫经验可供别地借鉴,只能属于无法解释的玄学。

昨天万圣节当天,上午参加完小亨幼儿园万圣节的闯关活动,下午我们去了成功大学的万圣节会场。

端午在安平举行划龙舟大赛的时候,整个赛道周边封街实行了管制,必须要扫身份证才能进入,也因此把没有身份证的我挡在了管制区外。成大这次的万圣节会场也按照惯例封锁了大学路,但并没有实行身份登记和确认,黑压压的人潮里,甚至舞台上除了政府官员,竟也无人戴口罩。

从上午11点到晚上8点,整个会场像是充满了各种奇人异士的夜市。大人装扮上的创意似乎在一年年地衰减,玩不出什么新的把戏,反而是穿梭其中的孩子让人群一次次地围观。

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万圣节的活动,也不过节日纪念日。华丽的party,精致的装扮,浪漫的桥段,都像半夜12点就会消失的魔法。

因为疫情下单调的生活,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两岸危机,身边的世界才变得瞩目起来,那些转瞬即逝的状态也变得越发珍贵了起来。

正是因为对生活充满着幻象,灰姑娘才会成为故事的女主角。即使南瓜车终究会消失,王子和灰姑娘却真的相遇,故事才有不一样的结局。

幻象并不重要,今天在这里多少人因为穿上了一套衣服扮演了一次别的什么,回到家里,卸下装扮,一切魔法的确都会消失,重要的是的确有什么在幻象中真实地发生。

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刻,那也是独一无二的。

- THE END -

欢迎关注公号「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