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台南七年

2021.06.16

昨晚睡得早,索性什么都没写,竟然有种像小时候某天偷懒没写作业的小快乐,人果然是随心所欲比较能活的痛快,自律有时候真的是种自虐,但自虐之后有没有痛快,就因人而异了。

得益于昨晚的早睡,早上早起做了四个原味的餐包,在上面涂些带颗粒的花生酱,艾先生搭配一杯山药粥,我和小亨每人一杯鲜奶,就喂饱了一家三口。

花生酱是我到台南后才开始爱吃的东西,以前外婆在做一些东西的时候也一定会有手作的花生酱,但那时不觉得它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把它当作单纯的配料,可有可无。

来台南后,发现花生酱竟可这么好吃,尤其是里面带着香脆花生粒的花生酱,糊状的口感里还能咬出花生的脆香,用在餐点里很容易有喧宾夺主的味道,但喜欢的人就会觉得那是精髓:面包能涂花生酱,就绝不用黄油,汉堡有花生酱口味的,就绝不点加了沙拉酱的。

尽管在台南生活从这个月就正式进入第八年,麻辣鲜香的四川胃仍旧对甜味为王的台南饭菜抵制有加,但也奇妙地慢慢找到它自己的出路。

之前在豆瓣的一个话题“老城区漫游记”下分别发布了上海和台南的各九张照片,毫无悬念地,台南的更受欢迎。

每次我说上海对我来说更好的时候,都会有人不解为什么,台南难道不会更好吗?如果我不是生活在这里,是不是也会觉得台南更好,不好说,毕竟生活都在别处,但只呆了五年的上海对我来说,的确感情要深得多。

人对城市的记忆和理解,其实跟城市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跟人所处的人生阶段关系更有关联。

从漫长的环中国行里,因为机缘巧合选择了落脚在上海。没有了刚毕业时的盲目奋进,从失望连连的法律行业里抽身,顺利转行到程序开发,生活在绝境里慢慢走出花路。

上海对我来说,是自由,是踏实的理想主义,是希望,是充满可能性的人生。

五年后,艾先生和我决定回来台南,想要过一种不一样的生活,那种在别处的生活。还没有对台南有太多感性和理性上的认识,就一头扎进了创业、怀孕,接着育儿的生活里,身处台南,却没有一丝生活在台南的感觉。

台南对我来说,是责任,是中年的尴尬,是永远的外来者,是拼尽全力,是再不能隨心所欲的进退两难。

谁会喜欢中年的拉扯,更多于年轻时的天马行空呢?

但台南是相当适合承载中年的城市,尽管磨合过程并不容易,但我仍挺感恩在真正步入中年之前来到这个城市生活。它的守旧和坚持,让这个城市可以看见时间流逝的纹理,可以看见历史之所以存在的理由,可以看见不容于“进步文明”的特立独行,它强有力地拽住我停下来,去体会时间的停滞和老去,强制翻转我前30年横冲直撞的惯性。

回想这七年在台南有何所得,除了一个五岁的娃,就是一间小而美的创业公司了。

我很少谈及这个部分,因为它实在不是成功的典范,反而时不时就让我们落入濒临破产的落魄之中。

这几年起起伏伏,想要拼命奔跑的惯性撞上台南的缓慢,就是一次次地重摔,好几次艾先生已经做了结束公司的流程预案,但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从费尽力气去塑造一个公司的屡次碰壁,到放手让它打破我们固执的坚持,慢慢地它就变成了一个自带台南气质的公司:朝九晚五,午餐咖啡下午茶,假日提前两小时放假,从不补班,事假病假也从不扣钱…

累积多年的国际化经验,在这个城市毫无用武之地,放下骄傲,与自己不擅长的弱点共舞,反而越来越有模有样了。

这间公司和一个五岁的孩子,就是我们回来台南这几年唯二的所得了,也是因为这两件事情,明白事业的顺遂和育儿的成效大多都是命运的馈赠,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运气罢了,不是劲使得越多就能走得更远爬得更高,反而有可能反弹力会把你推得离目标更远。

视频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Sdd0iHXpF47xIO6nRL0Mg

但凡到我们公司来拜访的人都会不解,为什么要把一个互联网公司设立在这么乡下的地方,为什么不是在最潮流的都市里?

既然是互联网公司,在哪里还有什么重要呢?

公司二百米开外就是一望无际的稻田,落日醉人,这也是别人眼里的别处了吧。

- THE END -

欢迎关注公号「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