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恋上自行车…

2009.01.07

 

在跨年的前几天,拿到从淘宝上买的台版的《不去会死》系列一套3本书,一个日本人7年半的自行车环球之旅,元旦新年时候把第一本《不去会死》随身带在身上出行丽江。

 

出行的路上不会有太多的时间看书,即使在丽江也是一样,因为丽江太适合发呆了,书籍只能作为偶尔的消遣,所以书才翻到不到一百页的位置。

假期结束,继续回到自己的生活。跟《不去会死》的作者他们这样的人比起来,虽然我们都出行在路上,但我们始终要回到现实的生活。

那天在噗浪上提到刚认识不久的子午,在经历了从西安到里斯本的骑行旅程以后,现在整窝在家里写书,很快就有朋友推荐给了我一个台湾人的博客——嘎嘎嘎(大陆的朋友要开代理才能连得上去),他骑自行车从北京到巴黎,155天,15401.32公里的路……

上班的闲暇时间都跟着他一路神游,他在日记中这样写到:

『現在』是一個很諷刺的年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提倡環保,同時也最破壞環境的時代。

一百年後,我們留給後代子孫的會是什麼?

是一個北極熊只能當成標本參觀的年代?

是一個北極冰山的存在只能透過記錄片回顧的年代?

是一個氣候異常、生物滅絕,充滿哀傷的年代?

……

科幻電影,只要是提到關於未來的,絕大多數都會讓車子在天空飛來飛去。

『為什麼車子要在天空飛呢?』

想必是因為路上放不下,所以只好讓車子可以飛起來,這樣才能容納更多的車子。

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的車子嗎?

……

如果有人問我騎完車後想去哪裡?

我大概會說想去北極跟北極熊說對不起,是我的不做為讓你們全部死光光。

不是因為我做了些什麼而害死你們,而是因為我有機會做些什麼,但我覺得這是事不關己的事情,

……

也許通用汽車或是福特汽車的總裁會說

『嘿,這個台灣人在幹嘛?以為自己一個人說些屁話,就可以動搖汽車工業嗎?』

當然,靠我一個人肯定是不夠的,我也沒想過可以拯救地球。

但是如果可以藉由這樣的行動,讓更多的人願意一起騎單車,

讓台灣能有更好的騎單車環境,讓世界知道台灣並不只是『Greed island』,更是『Green island』。

讓未來的人,也有機會看到活生生的北極熊,

讓以後的小孩,也可以夢想自己長大成為北極探險家,而不是北極考古學家。

虽然一直都觉得只有傻子才会觉得只有住大房子开好车才是幸福,但这是第一次是让我真实的觉得,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能力买上汽车竟然是件如此伟大的事情。

今天的图片,借用了他博客上在旅途中碰到的一个韩国MM的照片。

“一個語言不通,講的中文沒有人聽得懂,發音唯一標準的只有『你好』『謝謝』,

行李少得可憐,卻又裝了很多沿路買的中國小玩具,可是連修車的東西都沒有,

唯一的一個水壺是1元人民幣買的礦泉水瓶,喝完了就沒水喝,但卻隨身攜帶啤酒開瓶器的人,

一個敢隻身騎自行車旅行,日本大阪出生,在沖繩超便宜一千日幣民宿打工,血統是韓國人的夏代。”

而她的路线是从上海到兰州,然后到拉萨,进入尼泊尔,然后印度,再到泰国,绕一圈到香港……

看着她的照片,让我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向她致敬,为她有的、而自己一直都还未充满的勇气。

决定出发,永远都是最最难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