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过客

2009.05.16

      再次前往成都。

      虽然在30日飞往乌鲁木齐之前,还得不断的前往这个城市处理好些事情,但自从3月辞职后,坐在成堆的行李里离开这个城市后,每次的前往都让我对什么叫过客有了更深的领会。

      从云南回来以后,一直保持着极简而健康的生活状态,看书写字,炒菜做饭,研究烘培,早睡早起,定时带Stupid出去遛弯。

      去书店的时候发现,《项塔兰》已经在这边出版了,算算我让朋友帮我台湾带过来也已经一年多。因为总觉得这样的好书是要慢慢欣赏的,快一点都不行,所以毫无原则的一直让快餐类的书籍插队,到最后弄到竟然悠哉悠哉的看到这本书已经在这边出版了,还在赶进度收尾的过程中。

      “猪环球旅行后还是一只猪。”在书店的旅行书上看到这句话,警示我,这一年的旅行不仅仅只是行走而已,否则即使走过再长再远的路,我仍然还是一只小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