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上海第7天

2009.09.14

      买了后天一大早回家的机票,不是因为要放弃在这里生活了,而是要回去带更多的不可或缺的杂物过来,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Stupid,这意味着将来很久远的时光都要在这里度过。

      下午去了离住的地方只有一站路程的支付宝拜访,27楼上的高度,将整个陆家嘴都尽收眼底。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他们广播体操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播放着怀旧得不行的广播体操音乐,只有一个人在角落做着,其它人都在座位上噼噼啪啪的敲着电脑,脸上带着只有在这样高度的公司的员工才有的表情。

      回家的路上,办了交通卡,顺便去居委会在上海市私人养犬审批表上敲了至关重要的一个章,为Stupid下周即将随我正式开始的上海生活负上应尽的责任。

      一直在想,如果我都不能在这里幸福的生活,Stupid在这里会幸福么,虽然它只是一只狗,也希望能给与它幸福的生活,它似乎是我第一次真正承担的责任。

      也一直在想,在我几年后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它对于我是否依然是个陌生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