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2009.9.25

2009.09.25

      早上5点带Stupid到楼下的时候,上海的天已经很亮了,天边有一缕很红艳的光,我想,今天终于该是晴天了吧,可时间越晚,天越是亮不起来的样子,中午的时候终于还是噼里啪啦的下起了雨。

      真正到上海以后才知道什么是霉雨,每天都飘着再细小不过的雨,一飘就是好多天,巴着巴着出太阳把自己挂出去晒晒。

      昨天艾先生还在问我,我的旅行文字都写到哪里了。每次问起,就觉得真的伤自己感情,也伤了好多想要看下文的朋友的感情。

      4个多月的时光,重的提也提不起,每每下笔,就觉得不知该从哪里继续。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