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遗失的联络和不能成行的旅行

2010.01.07

 

      晚上去了一家酒吧餐厅,8点半的时候在桌旁的小舞台角落里响起了沉闷的BASS声,乐队演出,还能点歌。一首一首唱过去,始终没能也不可能唱到我内心的那首歌。

      回家后给倩打了电话,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没事儿,都挺好的!”从环中国行在乌鲁木齐见过后,半年失去网络的生活,她说,原本曾经觉得生活离开网络就会手足无措,但现在竟然也释然得习惯了。

      她说,只是,很可惜,不能看到我们的网站。

      有些人,总觉得还在身边不远的地方,所以从未担心分别,但分别后就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再跟那些当时认为太多的夜晚一样在街边把酒言欢。

      今天该算是个特别的夜晚吧,原本应该拥有无比兴奋的心情收拾好东西准备明天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旅行旅行,直到有不断的短信、电话来跟我说Happy New Year……

      可是,明天我依然将行走在这个要降温到零下3度的城市里。

      开始在任何时间的间隙,以龟速般继续那未完的文字。

      不能离开城市的时候,就保持在思想上的漂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