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深夜的晚餐

2010.02.11

上完课已经9点,陪老师走到南京西路地铁口,她问我说你吃晚饭了么,我请你吃晚餐吧。

于是,这个夜晚变得静默而特别。

我们聊理想、亲情、爱情、婚姻、男人和女人,聊现在的中国…

她不理解我为什么会放弃学习了7年的法律…

原本并不了解flamenco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的喜欢就凭着冲动和激情开始学习flemenco的旅程,就像当初对只是带着对法律最初的信仰进入法律的殿堂一样。

“弗拉门戈的女子舞蹈,真是太有特色了。那是一种饱经风霜之后的自信,是一种历经世态炎凉之后的洒脱,是一种就算痛苦我也没打算哭给你看的骄傲,是一直你不讲理也别指望我会讲理的逻辑,是根本没打算和任何挑衅一般见识苦苦纠缠的格局,是‘你不在乎我我还不在乎你呢’的宣言,是游戏还没有开始就看透对方了一种幽默,是怕受伤害而撑起来的神气,是知道前程漫漫而你必须快乐起来的决心。人们说,弗拉门戈舞蹈在表达爱情,可那不是纯情少女的爱情,也不是痴情女子的爱情,是看透了这个世界后说‘好,我陪你玩’的姿态。所以,弗拉门戈中的女子不是羞涩的,而是泼辣的;不是单纯的,而是成熟的。可是弗拉门戈舞又是正的,舞者的挑逗没有任何淫荡的感觉。她不堕落,只是在男性的优势面前要炫示我不比你弱,那不是洞彻人性弱点后的进攻,那是源于自卫的出击。弗拉门戈的舞者亮出第一个动作,就明明确确的告诉你,她要做自己……”

我想,这一次,会有不一样的结局,虽然我从来不会是舞台上最耀眼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