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青春散场

2011.04.14

再接到一个好友的婚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心屿在qq上敲敲,说上周和二肥、乌龟、十三聚了一下。

原本散落在各地的朋友都开始陆续回成都安家。让我意外的是乌龟,念完清华大学的博士,最后还是选择回到成都考公务员。

心屿说,年纪大,各自奋斗的激情都不在了。

她说,十三也拿证了,只是还没办酒席,乌龟应该也快了,不然也不会回成都想要安定下来。

二肥就不说了,大学一毕业就早早的婚了。

我问,那你呢?

“应该也就今明年了吧。”  听到这个答案,我对着电脑笑了,然后故作正定了一下。

她说她很羡慕我的生活,但她只有羡慕的份,因为她做不到。

我从未觉得我生活得有多么让人家羡慕,反而一直觉得他们生活在预料得生活之中,世俗却简单。

我们都有放不下得东西,他们放不下的是那条人人都走的大道,而我放不下的是内心狭窄的小路。

当“新婚快乐”“记得一定要幸福”的话一说出口,我就要失去他们了,一个接一个的。

我的朋友们,感谢你们曾经为彼此的热血启程加油鼓劲,现在我也为你们的平淡回归而祝福,是该到了青春散场的时候了。

一直都很懂告别,不是说出“再见”,或是失去联系,而是内心里已经不能无比靠近了。

我仍旧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