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So Far, So Close

2011.12.27

早上看了一个香港女摄影师Blind-C-Copy的[作品][1]。
她的作品大多拍摄于香港等地的街头摄影,名为《So Far,So Close》。她自己做的描述是这样:“空空两手来,挥手归去,阅过山与水。水里有谁,未必需要一起进退。刻骨铭心来,放心归去,未算无一物。深爱过谁, 一天可抵上一岁。”

现在的城市,越来越呈现“大一同”的格局,城市与城市之间越来越象,卖的东西也越来越雷同,买到东西越来越相似,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逐渐同化且彼此雷同的世界。
这是一个更大的世界,也是一个更小的世界。

在每天举起手机,对焦的N个瞬间,我都曾怀疑,也许终有一天,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楚,这取景器框下的,到底有什么样的精神;这里,或者那里,是否都存在着没有差别的这样的角落…

之前曾看过一篇文章这么描述台湾:“台湾最宝贵的,不是它的景色,不是它的山水,而是它的人:你要去台湾的话,你要是想看景色,你会失望的,你要是想吃美食,你也会失望的,你要是想看什么大陆没有的东西,你也会失望的。但你很难找到一个地方,你乘坐公共汽车,下车的时候,司机会跟你说谢谢;当你有了整钱,你换不开的时候,你随便找一个店铺,换完钱之后,还会开心地跟你说一句谢谢。”

如果这个世界的外观真的开始变得没有什么差别的时候,那么,其中与城市浑然一体的人,会是创造每个城市之间不同精神的唯一原因么?

我想,我需要一些改变,我也希望,你们能带领我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