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活在当下,的确是艰辛的事

2012.07.04

09年在大理小住了几天,每天中午在马莉咖啡吃早午饭,跟老板闲聊1、2个小时,在古城里外、大街小道上,不厌其烦来来回回的走,在卖撒撇(一种牛反刍出来的东西做成的…)的摊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却尝试的勇气, 在洱海边发愣一下午,不然就在山里乱走…

之后的3年中,艾先生会常提起,要带着Stupid一起回大理,散步遛狗,看书听海。

穷尽一切想象,也无法想象出自己能在这个城市幸福老去的画面,所以才让很多人,从这个城市逃离到那个城市,迁徙来迁徙去,在似乎永远都不对的环境里,低头讨生活。

回头想想,那些行走的日子之所以能让我不厌其烦的在回忆里一遍遍的重新咀嚼,不是因为去完成了一趟关于丝绸之路或环中国行的梦想,或是去了哪些一直以为自己到不了的地方,而是那身体和心灵双倍自由的状态,吃粗粝而简单的食物,睡一晚30块钱的床铺,无所事事,却难得的神清气爽,呼吸顺畅。

我们可以去晃荡,3个月,半年,一年、五年,然后呢,不论这些日子有多长或多短,都会再次跌入对将来穷困的担心和恐惧里,然后回到某个城市,继续各种程度虐人虐心的生活。

想要活在无所事事或者艰辛备至的当下,都不是容易的事,因为我们终究还是会担心得太远,所以,舒国治仅此一人而已。

如果真的有2012该有多好,每个人都无所畏惧的活在当下,那这个世界一定会很不一样,但很难说,是更好还是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