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时光异动

2012.09.22

真的消失了好久,在网络上,在生活中,我暂停了每天一切多余的动作:刷豆瓣,看微博,看书,写字,画画,打电话,发短信。。。这里也陷入了一种死寂,只有每天咬牙坚持更新的每日一拍,还发出微弱的鲜活气息。

原本以为在八月的最后一天就能完结的项目,竟然让我焦头烂额到现在,这是让原有的生活计划全被打乱的罪魁祸首。

一番无所适从之后,决定沉下心来,从头梳理一遍代码,而这个过程有了’书读百遍其义自现’的感觉,又重新获得了机会去弥补之前的遗漏。

昨天晚饭后的散步,艾先生认真的希望我能放下遇到的问题,退而求其次的去完成它。但我明白,如果我真的不能按照原本的设想完成它,它会成为一个心结,会随时间越来越严重心结,并会影响我对自己的判断,但确实时间有限,我想,就这周剩下的两天吧。

老天总是很有趣,它似乎只是想考验我而已。就在这临界的点,一番恍然大悟,然后我的高呼就充满了整个房间,Stupid也在懒洋洋中顿时精神百倍。

我知道终有一天得去面对那些过程中是事而非的问题,而这不会自己主动发生,只会被迫被逼着去面对,去厘清,然后弥补。生活里拖延下来的难题,大多如此。有时,事与愿违其实是种恩赐。这让我再次相信,我从不会高估自己,而我也不会轻易放弃对自己的判断。

晚上上完弗拉门戈课后,文老师突然跟我说,今天很好哦,前段时间都觉得你好像魂不在。我聊了一下近况,她说,该抛开的时候让自己脱离,也是需要学习和训练的。

如果是一年或更久之前,我一定会废寝忘食,真正的废寝忘食,甚至是做梦也会被代码砸醒的那种,但最终我还是学会了在晚上九点后或周末里暂时放下,和艾先生一起散步,看影片,虽然心里依旧有些纠结,但行动上的放下,尽管表面,依旧是不小的进步。

这实在是困难的事,想要丰富的生活,必须学会不让自己陷入一种状态里脱不了身,想要有厚度的生活,却必须要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我怀疑是否真的存在同时拥有这两者的可能性,至少现在的我真的这么怀疑。

之中的某个周末,和艾先生一起去看了蝙蝠侠。这一集的剧情让我想起了父母年代里发生的事。突然有一天,曾经最亲密的朋友、亲人都变成了敌人,他们摧毁曾经信赖的一切,对你生命置若罔闻,甚至践踏你的尊严,那是多么疯狂而可怕的事。

这让我更身临其境的重新认识我的父辈,他们经历这样的境遇,或在这样的境遇里成长,依旧勤劳、坚韧,依旧相信这个世界天道酬勤,对这个世界的各种依旧充满感同身受的情怀。

是的,我们的生活经历,总会让这个世界在我们眼里变得不同一点。

前几天因为有杂志邀稿,让我给张照片,我翻遍了这几年为数不多的单人照,一张张翻过去,象翻了一个陌生人的相册,尤其是09年的照片,艾先生最先发出了’好陌生’的感慨。

不得不承认,真的有什么东西在我们身上存在过,然后一点点的在消逝。在看09年的照片时,这种存在一览无余。那一年,我们颠沛流离,吃简陋的食物,睡十块钱一晚的床,赶整夜的路,穿好久不洗的衣服,凌乱整周也不整理的头发,可脸上和整个人散发出来的光芒,就算只是照片,也无法不留下痕迹。

这是在当下自己无法自知的,连肆无忌惮都这么耀眼。那的确是值得怀念的,因为我不确信,是否还能再拥有那样的日子,再同样拥有那些骨子里透出的光彩。

就算再不复来,也不该遗憾,曾经拥有过的都不该遗憾,不能改变的遗憾都是贪心的,而现在,我相信一定也拥有着什么。

在时光悄然的异动里,有太多都值得书上一笔。

哦,对了,定好了机票和酒店,国庆假期的人潮退去之后,带父母去香港。除了台湾,对他们而言,我觉得这是最值得他们去的地方。

带父母去旅行,三十岁之前要完成的事,又要完成一件,份量十足的事。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