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城市何处

2012.10.05

为了要强迫自己关注生活,所以一直在拍摄每天经过的这个城市的某个瞬间,没有什么特别的出发点,也没有精心的后期处理,就只是如白水般流淌,竟也受到一些关注和认同,某个网站竟希望我能成为这个城市标签下的首席小编。

跟我联络的人说,“你是本地人吧~看你的内容都挺有情怀的~”虽然我在这里只有3年,但它确实是我的城市,在我还无力远行时,我就知道,我跟这个城市有某种联系,就算高考那年我错失了到这里的机会,就算之后这个城市完全和我的生活无关,但最终我还是来了,莫名其妙的。

我的确对很多人和事都有既定的看法,对这个城市,也是如此。每天花一些片段的时间,认真的看着别人镜头下和文字里的上海,发现这个城市是如此的相似而又陌生,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在2个或更多个平行世界里来回穿梭,每个平行世界里,都有这个城市独特的样子。而他们镜头里和笔下的上海,其实就是他们自己的一部分,个中缘由浅显易懂:"不同的人,即使站在同一个地方,透过各自的人生,看到的风景也会有所不同。"

任何细微的经历都会创造一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而每个抉择点的选择都引领了一个新的自我。

有朋友决定要离开上海了,我和艾先生在上海为数不多的可以喝咖啡聊天的朋友,我们开玩笑的说他要“退守”台湾了,他说,说不定一年后会再“反攻”回来。我们都哈哈大笑。

我从不觉得会有哪个城市是非得留下来或非得离开的,所以每次面对诸如“那你就定居在上海了么”这样的问题都显得无所适从。

一方面,的确是没有什么太远的计划,刚到上海的时候说,大概会在上海呆上1、2年吧,一晃这就是在上海的第4个国庆了,接下来是否会一不小心就呆满10年,或者突然在下个月就起身去往另一个城市,对此永远保持着开放性;另一方面,在我们选择离开某个城市去往某个城市时,其实每个城市也在挑选着适合它们的人,很难说我们和城市到底是谁选择了谁。我更愿意做一个接受感召的人,我相信应属之地的存在,而只有当内心和城市有某种没来由的契合时,所谓应属之地才会出现。

我只知道,这里并不是我的应属之地,我仍会起身,接受某种感召继续前行,但也有可能不小心我就在这里度过了我的一生。

我并不喜欢在城市生活,越喧嚣,整个城市显得越落寞,上海更是这样。满城的高楼大厦,反射阳光的落地幕墙,一次又一次打破的世界高度,都更让我感觉到这个城市的落寞,这就像一个风华女子,只能靠高贵的外裳、华丽的珠宝、浓妆艳抹来吸引目光一样让人觉得心凉。

记得刚到上海来的时候,对这个我向往多年的城市心生厌恶,巴不得第二天就能打包走人,但时间逼着我冷静下来,我决心要去找一个更好的上海。地铁和双脚带我走到光华的背后,才渐渐感受到这个城市的脉搏。

城市总是在那里,有时只是我们自己没有准备好而已。

如果你要问,为什么会呆在或离开某个城市,绝大多数人应该都说不清楚,我也说不清楚,但我们总是要选择在这里或那里生活。

在哪里生活,似乎多少还有点身不由己的味道,但如何生活,完全取决于自己。如果能更好的生活,就算可能抵达不了应属之地,也算是没有辜负我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