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再见,末日年

2012.12.30

因为玛雅人的一句话,今年变得异常的特别,末日之后,既然重生,是不是该把前半生都一概总结一下,想了一下还是算了,留着老了以后慢慢写回忆录吧(拍桌大笑中)。

 

关于这里。

当时开始写博客的时候特别分了一个类叫“静默生活”,可以把所有各种无聊白痴的生活细节都丢到这里面来抵抗记忆力的下降,可是还真的越来越静默。年纪越大,越不太分得清值得一提的小事和不值得一提的小事的区别,就索性懒下来。这也让大多数能看到的,就是我每天好像无所事事的乱拍瞎拍(没想到从心看世界竟然也这么坚持了一年,虽然大多都是烂片),甚至有人问我是不是记者或是摄影师,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时间到处走。

用照片来保持这里的更新,不是我的初衷,在这个摄影变成必备技能的时代里,我依旧还是更相信文字的力量,也许这是我的偏见,也许是我的照片拍得太烂了的借口。我看见文字多于图片的博客,总是有好感的,不管她写的是什么,优美与否,都会让我多停留一些时间,就像我在地铁上每每看到捧着书在读的人,总是会多看两眼一样。这不是说摄影不好,但是它确实是快速的(至于摄影把瞬间刻成永恒的能力,至少我还达不到),我对快来快去的东西,总是保持着戒心,比如手机,比如网络,比如人情事故。

 

关于生活。

薇说“我在想等我不上班的时候,我能不能像你这么规律的生活啊”。

不久前看到几个博客,主人也差不多都是大部分时间在家,那生活得只能用“多力多滋”来形容了,看得我顿时就跟艾先生说,我总以为我会象三毛,就算有一天只做主妇也能把沙漠里的日子过出花来,结果呢,主妇还没当成,先把生活过成了一潭死水,还洋洋得意。

自由职业最危险的就是让时光悄然流逝而不自知,尤其是冬天的被窝,和无时无刻不在的互联网。

但当你用力克服了这些,其实离理想的生活,仍旧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就算有了时间和金钱,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把生活过成理想的那种,把生活过得繁花似锦,是种能力,也种修养。

而我,仍旧还在苦苦修行的路上。

 

关于坚持。

当初学Flamenco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无法速成,它需要时间的堆砌,需要沉淀,需要磨练你的内心,需要付出极大的耐心和毅力。三年,我依旧觉得自己还是个初学者而已,这并不让人沮丧,反而更让我有前行的力量。

除了坚持了一整年的从心看世界,今年最值得欣慰的,就是 —— 是的,时隔数年之后,我又开始画画了。这个念头由来很久,但是都因为各种原因最后被置之不理。这一年我总是想起我的美术老师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去市场写生的那些周末清晨,在马路两边因为各式菜农的摆摊而自然形成的早市,背后各式的木制房屋歪歪扭扭,那画面在脑海里阴魂不散的感觉,让我觉得有什么在提醒我辜负了那些愉悦的清晨时光,于是买了笔,决心从头开始。

年纪越大,心理负担越重。差不多2个月,我基本都在对我以前真的画过画儿还有点小成绩的怀疑,和艾先生总在一边“画得很好啊”“这个好像哦,神韵有抓到”的不懈安慰中度过。如果按照10000小时定律,就算每天一小时,总有一天会找回那遗失多年的些许感觉吧。(有想过将这个过程弄个相册,以鼓励后人)

我相信一些看似无谓的坚持,终有一天会展现出它们曾经在这些荒芜时间里积蓄的力量,所谓最好的状态就是水到渠成。

也或许,只是为了简单的“不负我心”吧。

 

关于人情世故。

从小我妈就说我是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但我在朋友眼里,绝对是个能和什么人都打成一片的那种。

但现在,对于认识新的朋友,保持着极度的克制,这种转变我想了很久,觉得应该是发生在09年的长途旅行之后。

在人生旅途中,大家都在忙着认识各种人,以为这是在丰富生命。可最有价值的遇见,是在某个瞬间,重遇了自己,那一刻你才会懂,走遍世界,也不过是为了找到一条走回内心的路。

而每每想及曾经对我万般仁爱却已经在身边消失不见的那些朋友,我都会遗憾自己再也无以为报他们的好。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会对别人的刻意示好只是回以微笑,表面热络对大家其实都只是徒增烦恼而已,那一刻的欲言又止,将来也许我会还你们把酒言欢。

就像我相信缘分,神启,冥冥中和应属之地,我相信会在一起的终会在一起,无论爱情还是友情。我很喜欢实习医生格蕾里面平行时空的那一集,即便在另一个时空里,Grey和Cristina是水火不容的,但经历各种机缘巧合之后,终在某个时刻成为彼此的“my person”。

我期待的也不过是这样的时刻。

 

关于旅途。

今年最值得的,是第一次带父母一起去旅行,再次去了香港。

三匹怪物儿的重新聚首,一起去完成的告别青春之旅梅里雪山-雨崩徒步。

还有,艾先生的爱,宽容和长久的陪伴。

 

关于末日。

原本以为借着末日,会想清楚很多事情,看明白很多道理,其实不过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末日过后一早醒来,天仍然亮着,还有那么长的人生路要走,那就慢慢走,一些问题总会有它的归宿,而很多事情,就算到老死的那一刻,也未必会有答案吧。

人生是一场探险,何必渴望终点。

 

关于2013年。

每年想做的,都是那么些小事,翻来覆去的说。

哪怕已经60岁,也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回头做一个真正的农夫,过那种脚踏实地踩在泥土里的生活。

还回不去的时候,该坚持的继续坚持,虽然不喜欢还是要把很烂的拍照技术好好练练,能有一些好故事可以说,听得到心底的声音,去一些地方,多看些书,最重要的还是为理想的自由生活继续打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