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Bye,2013

2013.12.23

我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想象过自己在30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在哪里,过什么样的生活,学会只做一些临到头的事情,想一些临到头的决定,享受自己每一步决定所带来的当下或好或坏的时光,学会象个癌症病人般从不去想象缥缈得太远而无法企及的将来,做一些随时都会被生活篡改的计划。但我确切的知道,到那时,我一定活得有我自己的样子,就像现在我对60岁的自己毫无所想,但一样确信我会是个自得其乐的快乐老太太一样。

没有任何的期待和想象,我毫无顾忌地,用自己的方式走到这里。

几年前,面对家人的催婚,我随口用一句「好啦,30岁之前一定结!」来封了悠悠之口,却在眼看着临界之日的到来意乱心慌寻找对策之时,毫无预期地在29岁的最后一天嫁掉了自己,还越过了曾经从未想象过的海峡。

想起初三时我随口承诺我妈一定会考上重点高中,大学时能有自己的乐队,大学最后一年再允诺会继续念研究生,而后希望能去走丝绸之路,再能环游中国,都机缘巧合地一一实现,而无意在上海的这4年竟也了却了读书时代对此地的万般向往。

生活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的随口一说之中走向我自己的预言,它对我厚待有加,而我自认也未曾辜负了它。

这些年,少了很多朋友,除了散落各地之外,是明白,也释怀,记得和被记得的越来越少,生活终究是个陷阱,我们也无法自已的往下跳。学生时代的友人都早早各自为家,一个喜讯伴随而来的,即是失却了一个老友,那些难得仅存下来的,也是各自的世界,里面的人事物已全然陌生,只是精神上的寄托。

不知我的婚讯传出,是否也有人会如我般觉得,失去了我这个友人,而我也不自知,是否真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不会因此而产生微小的变化,毕竟我将去往和融入的,是另外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那些一路丢失掉的情感,也不知是否还会有机会再重拾,心中的挂念,一如你们成就了我的青春,永远在那里,闪烁着朦胧而微弱的光。

青春的确已经结束了,虽然我的心还未曾衰老。

对失去固定收入的焦虑,到收入富足后对自我的焦虑,终究还是内心少了力量。「金钱富足并不能带来快乐」,这个高高在上的道理,也是这一年才感受到的真实心境。

不再对很多东西感到急迫,不再觉得只有远方才有答案,将一段爱情变成一个家庭,再次拿起画笔,改变总在潜移默化中,将我搓揉整型。时间之河很容易就冲淡一切,改变是得到,也是失去,得失之间,无谓对错。

依旧相信一直以来相信的那些简单的道理和事情,继续跳着Flamenco、看书、远行和近游,做喜欢的事,拥有内心笃定的坚持,与爱相伴。

今年难得七月半时,是在家度过。在焚烧纸钱的火堆前,大家都说着想要被前人保佑的希望,而我只是默默地说「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获得了这生从未有过地幸福。」

人生漫漫,却也短暂, 只想,只要,不负我心地畅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