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别了,上海

2014.06.03

五年前毫无预兆地离开了成都,在一趟四万公里的长途旅行中寻找下一个落脚点。也是一個6月,我們决定在上海留下来,时间在一瞬間又带走了五年的光阴。

虽然一直说着我们终究是会离开上海的,但当最后决定到来的时候还是震惊了所有人,包括我们自己。

1.從未停止的旅程

那時在上海留下的决定在一两天就确定下来,5年过去,即使我們在上海的生活正蒸蒸日上,离开的决定也没有些许挣扎就已昭告天下。

很多人都不解,我是如何在既定的生活中对一无所知的将来练就这样的潇洒心。

我第一次仔细回头去想这三十年来我人生的轨迹,除开人生最开头没有什么记忆的头五年,我在一个城市最长的时间竟没有超过五年。

小学三年级因为父亲工作调动从国营大企业回到家乡(除去5歲之前的日子,我在這裏呆了4年),五年后初中三年级离开家乡开始异地求学直到高中毕业(在家鄉呆了5年,異地求學4年),四年后去新的城市读完大学四年,而后再回到成都读研加工作四年,现今在上海呆了五年后即将启程去往更远的他方。

即使是在被称做家乡的地方,记忆里最漫长的时光,不过也才五年,而已。连我自己也第一次对这样的事实觉得不可思议—自如地融入一个新的地方,然后在该告别的时候转身启程。

是天生命运的注定,还是后天个性的选择,不断的迁徙和在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对我而言,并非是一次次的颠沛流离,帶著驚慌和焦慮,反而更像一场场人生洗礼,讓人期待。

内心没有方向的人,去哪里都是逃离,生命有方向的人,在哪里都是追寻。

2.逃離北上廣

这户公寓在我們之前的房客是一对成都年轻夫妻,在这里才住了二个多月,他们以为会在这里开创一片小小但属于自己的生活,公寓里尽是他们从离这里不远的IKEA里新添置来的各种东西,大部分都还没有使用過的痕迹。在我们搬进来的这天,他们开着租来的车,载着他们全部的行李和他们所期待生活的全部,回到他们刚离开就要回到的家乡。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呢?我问。
这里太不适合生活了,我们看不到未来。男主人回答我時,帶著的究竟是無奈還是理智,我難以分辨。

逃離北上廣,正成為一陣熱風,炙烈著每一個在北上廣流連的80後的心。

但大城市永远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冷清下来。每個週末,單元樓下都會有各種搬家公司的小貨車,載著不同膚色的人到来。過年看臺灣電視臺報導,據他們自己的統計,今年有超過三百萬的臺灣年輕人想要跨越海峽到對岸來工作。

這是這裏『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不断有人问想要离开的原因,道出的细枝末节里,其实不过只是捕风捉影,能说出的有多少,就会有多少站在它的对立面。在这巨大的洪流中,离开和留下,是永远都计算不清的得失,和无论怎样都存在的失衡。

就像在十字路口向左还是向右的决定,并不是因为对才选择,而是因为我们拥有选择的自由,和踐行自由的勇氣。

3.搬家

搬家,其实搬的不是家,只是行李。

身外物,90KG,快递空运;
跟随我们一路迁徙的狗狗,不惜时间金钱找到带它离开的途径;
三盆树,无法过海关,送回老家扎根大地。

能带走的,不遗余力,带不走的,只能让它留下。

把酒言欢之后,山高水长,就此别过,情誼存心,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