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狗家人

2014.06.08

一场霹雳的豪雨浇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我,这是我搬到台南的第一个清晨,比预定的时间晚了24小时。

3个月之前确定了狗狗回台的行程,它是搬「家」的核心程序,我们所有的时间安排都围绕着它的时间展开。临行前2天却突然接到代理公司的电话,时间刚好碰到端午假日,得延期一天。虽然也能把狗狗按照原定时间交付出去,让承运人照顾它一天,但狗狗不会讲话也不能明白原委,它接下来还要经历2天的在途颠簸,光在飞机货舱就超过4个小时,对它幼小的心灵来说实在是负荷太重,所以我们改了机票,延期酒店,过度的担心掩盖了所有离别的情绪,就这么手忙脚乱地度过了我们在上海的最后时光。

直到送走了狗狗,回到酒店收拾完毕,搭上去机场的出租车,物事在车窗外不断退场,离愁才开始缓慢地弥散出来。

从9岁之后就一直在不断的迁徙当中,告别对我来说并不是惊天动地的事,但不知道是因为年纪渐长,内心的承担力日渐减弱,还是因为这一去的地方,真的「山高水长」,这一次,竟也有了离别的惆怅。

又是在一个夜晚抵达台南,提前寄送的行李早已静静在一旁等待着我们的到来,但我们整理完毕身边的两个随身行李箱,就已万籁俱寂,只需闭眼就迅速睡去。

雨下到接近午间的时候停了下来,我们开车出发去台中机场,跟已经在外颠簸了2天的狗狗汇合,然后送它去中兴大学兽医院隔离。

约定的时间是23点,台中机场已经处于打烊的状态,我们绕着机场外约定的地方兜了很多圈,跟对方在电话里鸡同鸭讲地说了很久,才发现原来狗狗抵达的是桃园机场,第二天才会从桃园机场出发前往中兴大学兽医院隔离。

发消息给父母们说明情况,一只狗大半夜的牵动了一大家子的心,我妈甚至觉得是不是人家把它拐卖了……

一夜之后,终于在兽医院见到它,精神状态相当不错,见到我们它很开心,带它在运动场跑了两圈,拍了一组照片发给父母们,大家也才都安心了下来。

搬家,搬的其实只是行李,只有那些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的东西,才构成了所谓的「家」的一部分,也正因如此,它从广州到成都,从成都到上海,再从上海到台湾,我们始终带着它,无论甘苦。

无论在哪里,有它的存在,才觉得「家」完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