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別了,2015

2015.12.31

用“別了,2015”直接承接“別了,2014”,真是赤裸裸的嘲笑啊,在一整年的瞎忙中虛度時光。

12月裡的一天,QQ上突然冒出來一人,跟我說這blog的服務器該續費了。
什麼?!這荒蕪成這樣的blog竟然還付著錢呢!
去年6月帶著嫁雞隨雞的信念跟著艾先生回到他的家鄉台南,原本好多計畫,想要好好紀錄這在台灣的日子,剛開始還有斷斷續續的寫了些什麼,後來真的一頭跌入到困苦無邊的創業中去,再來突然當了媽,生活竟然比創業更累更慘,而我也實在不想把這裡變成育兒blog,就任由這裡荒煙瀰漫了一年半。
要知道多少小夥伴的台灣遊記都是那麼的高大上,直讓我每次看到這裡想到我生活在台灣這件事就覺得好沮喪。
在新年當來之際被催款重重的敲醒了我,讓我決定在稀裡糊塗的屎尿橫飛裡把生活重新來過。

來台灣這一年半,說真的,99%的時間裡我並不覺得我生活在台灣,是我被不得不為的創業拉走了靈魂,或者是我的惰性擾亂了心智,總覺得時間太長太多就忽略了感受當下周遭的一切。
我住在台南,在這個被稱為最有台灣靈魂的城市,我的感受很多,將那些片段化繁為簡落在紙上,是我需要極大耐性和毅力才能學會的本領。

這一年最大的事莫過於我突然當了媽。
說突然,一是因為這毫不在計畫之內的事說來就來了,二是整個懷孕期和艾先生一直處在創業的跌宕起伏之中,對怎麼當媽完全沒有任何準備,沒有買育兒書籍,沒時間上媽媽教室,遇到所有問題都靠臨時google來解決。
看著別人一直在爭執「百歲派」還是「親密派」,而我,是「隨性派」。

媽媽是這個世上最難的工作,沒有休假,沒有權利說累,24小時全年無休,隨時on call,經常處於崩潰的邊緣卻又無比的享受這一切,因為跟著一個新生命一起成長真的是一件神秘又神奇的事情:
他重新教會我「活在當下」的真正意義;
讓我體會飢餓、消化不良和睡眠不足會怎樣扭曲人性;
讓我感受何為無條件的愛,誰會看著你披頭散髮兩眼無光哼了一首不成調的曲子開心得笑出聲來,誰會全世界都可以不要也要依偎在你的懷裡;
也讓我在他的身上看到優缺點被無限放大的自己…

其實真的不想把這裡變成育兒知識平台,但我真的不確定生活重心被育兒這件事拉到失衡的當下,我到底還能做多少改變,寫多少屬於自己的東西,但我還是想要嘗試去行動,即使筆下再也逃不開孩子的話題,那也是我最真實的當下了。

好吧,別了,我的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