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这些年我养的那只比格犬

2019.01.12

2007年,我的第一次淘宝购物,买的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狗,一只比格犬。

那时我们还在成都,出租车司机都不爱载狗,为了去机场接它(从广州空运来成都),我们还专门租了一台车,绕了好几小时才找到领货的地方,等到真正看到它的时候已经凌晨二点多了,因为真的等了太久,还加了一百块钱,司机才没有中途落跑。

那天晚上,它在阳台上像狼一样伸长了脖子,对着天空“啊呜~啊呜~”地嚎叫。

因为是比格,是卡通snoopy的原型,所以艾先生就说,Snoopy(史努比)的弟弟,那就叫Stupid(史肚皮)吧,于是,这只叫Stupid的狗,开始与我们相伴的十二年。

它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坐下”“吃”“不准吃”的口令,也学会了去厕所大小便,但一点也逃不了无比混乱的恶魔日子——因为太聪明,它会自己打开笼子,然后故意跑到沙发和床上去拉屎拉尿,然后满屋捣乱,甚至吃下一整包恰恰瓜子,连续拉了几天瓜子屎……经常下班回家打开门看到的惨状只想把门关起来然后跟自己说“这不是我家,我开错房门了……”而它就是耷拉着耳朵一脸装无辜样…

它一直对别的狗很不友好,看到别的狗就会大叫,因为还小的时候被一只起码是它五倍大的松狮追,即使挣脱了狗链拼命地跑,也没能逃脱那只松狮的口。到后来想要帮它找老婆,别人带家里的母犬来跟它配种,一起住了一夜,它也远远的自顾自地睡觉,兴趣缺缺。这让我深刻地知道幼年的心理创伤真的会造成一生的心理阴影和噩梦。

它是天生的猎犬,对味道敏感而谨慎,家里来过什么人,拿过什么东西,去过哪些地方,哪怕它当时并不在现场,它回来后都会寻着气味一一闻过、确认过,才会作罢。它的叫声尤其大而洪亮,对哪怕只是在门口的陌生人也毫不留情的狂叫,快递每次敲门后听到它的叫声都会放下东西赶紧逃走……它是我们的安心守护者。

我们一起经历09年汶川8级大地震,每天带着它在街上游荡。不是说地震之前动物都会知道会有反应,它怎么迟钝到只会呼呼大睡呢……到16年在台南再度一起经历7级大地震的时候,它毫无征兆的呼呼大睡,已是我们预料中的事。

我们从成都搬到上海,它再次经历飞行。

虽然刚到上海的时候,我们穷困潦倒,还因为它我们被房东限令一星期马上搬走,但它和我们一起在上海度过了无比美好的时光。我们一起在雪地里奔跑,一起在阳台晒太阳,每天早晚都要出门锻炼,吃上皇家的狗粮(以前在成都只能吃宝路拌豆瓣酱…),成为街旁的小网红——过年我和艾先生各自回家,它借宿在宠物店,还有很多网友带着好吃的去看它,带它去遛弯,给它寄明信片…..

後來我们决定要从上海回到台南,作为同甘共苦这些年的好家人,我们当然不可能抛下它独自离开。除了花费昂贵,这还是一段漫长而艰险的旅程——事前的抽血验血,各种疫苗的准备,从上海到深圳,再过关到香港,第二天接着飞桃园机场,再送往台中中兴大学隔离21天后,才最终与我们团聚。

预想里的台南生活是一片土地,一个宅院,我们半农半X,它则可以尽情散步、奔跑和撒野、无拘无束地安度晚年,可是现实总是无情的,我们继续跌入无尽的工作之中,生活毫无建树。

但除了台湾的虱子太厉害(连福来恩都没办法),让它深受困扰外,在台南这几年也算是它最简单快乐的日子,跟着我们旅行,爬山涉水。小亨的出生,我少了很多可以陪伴它的时间,但它成为小亨最好的玩伴(其实是最佳欺负对象…),周末的时候,小亨也一定会要带着它出门散步。

两周前,它腹水严重,因为心脏很不好,医生建议不要做处理,麻醉后抽腹水或者抽血检验都只会让它更痛苦,而且它的时间也并不多了。医生最后的建议是让它自然离去。

那天下午下班回来,一开门就听到它叫了一声,我上楼看到它躺在当天才送到的垫子旁边,我问它“你是从垫子上面掉下来了吗?”然后摸着它的头跟它说“别害怕,我们都在,会陪着你的。”

之后它一声叹息,努力跟我告别,再多的爱也拉不住它前往下一个世界,还没来得及跟我们一起正式搬进我们自己的家,那里对面就是公园,旁边还有一条很长很宽的林荫大道,我们看房的时候就想着虽然不能按照原定计划让它有小花园可以自由奔跑,但以后遛它也该有多方便、多惬意……

从上一个猪年,到这一个猪年,12年的风雨,从广州到成都又到上海,再到台南,万般辛苦和爱都随着它消失了。我们也要开始学着去习惯每天回家开门第一件事忍住不大声叫“BB!”,吃饭的时候再没有它在旁边吐着舌头哈哈哈讨吃的,吃完后的剩饭不要再习惯性去找他的狗碗,睡觉的床边也不会再有超大的打呼声,出门旅行再不用担心出门太久,或带着它一起旅行找不到适合的酒店…

今天早上,我们留下了它最后的脚印后火化,并把它安葬在我公公的农园里,这里也是它之前常和我们一起来放风的地方,之后也能常来看它。

这12年,我从大学毕业开始第一份工作,和艾先生恋爱、结婚、生子、迁徙,顺境和困境,落魄和得志,它和我们共度,为我们见证。谢谢它来到我们的生活,富有了我们的记忆,独一无二了我们的岁月,希望它也会觉得不负此生。

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