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我们经历同一场暴风雨我们却没有在同一艘船上

2021.05.17

艾先生说,到现在,确诊的数字多少对我们做决定已经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了,数字的多少完全取决于筛检的速度、筛检人数的多少,已经很难反应真正的实际情况了。我完全认同,所以虽然台南目前还没有社区感染的确诊案例(很有可能还在感染期),我们仍然决定明天开始让小亨停课在家。

今天早上还是让小亨去了幼儿园(目前是中班的娃),让他把学校的书拿回去还了(每周末他们会从学校图书馆借一本书回家),顺便让他去跟自己的好朋友老师告别,请大家都保护自己,等疫情过去再见面了。

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召开了第一次家庭会议,把接下来每天的生活安排出来,因为小亨也够大了,自己的想法很多,虽然不成熟,但确实是他的意愿,所以我和艾先生决定要让他开始参与决定自己的生活。

我问小亨:你在家每天都想要做些什么事?我来帮你安排时间。

小亨:弹钢琴、打游戏、玩游戏、画画!

在一个简单的问题里,就能看出他真正喜欢做的事情,除了游戏,还有弹钢琴和画画,实在让老母亲觉得安慰。

为了钢琴课到底停不停,小亨主动拿起小企鹅(拿着小企鹅代表有话要说)说“我觉得要!因为弹钢琴太好玩了,我想要去上课!”

然后我拿过小企鹅说“我觉得既然要停课在家,那就一起停了吧,因为钢琴教室学生范围太广了,比去上幼儿园感染的可能性更高,所以我觉得先不要去。”

艾先生表示同意,小亨马上就问“那每天还会弹钢琴吗?”

我说“当然会啊,我会把你弹钢琴的录成影片发给老师看”他确认还能继续弹钢琴后就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了。(看起来弹钢琴还真的是他的真爱啊……)

剩下的就是我把我们各自要完成的事情安排在一天当中的不同时间,第一次家庭会议就圆满结束了。

疫情会改变我们的生活,好像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小亨能有更多的时间参与琐碎的家庭生活,晒衣服收衣服、洗菜煮饭、做蛋糕烤饼干,表达他的想法,选择他想要做的事情,更多的感受无聊,决定自己的生活节奏…

家庭会议的发言小企鹅

小亨在家势必会改变我和艾先生原本的生活节奏,还好我们是创业者,时间灵活,公司原本就是互联网公司,在家工作一直是员工的工作方式选择之一,今天也安排好员工分组分流,其它一切照常。

但很多很多人都不如我们幸运,看到有人写“我们经历同一场暴风雨,但我们并没有在同一艘船上”。

的确,每个人都在不同的船上,拥有不同的资源和支持,这些天不少人坐飞机离开,有的人却在独木舟上,有的人却可能即将翻船。

“对于某些人,工作暂停可以休息沉淀,而对另一些人,工作暂停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缴出房租和支撑生活;有些人在家有足够的空间,有些人则全家得挤在一起;有些人有余裕和资源利用暂停的时间学习、阅读、创作,有些人光是每天忙工作和照顾孩子就弄得心力交瘁,完全无法做其他事;有些人在家是多了和家人相处的美好时光,有些人在家则是要忍受暴力,却无处可去。”

每个人都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撑过这一场暴风雨,没有人可以苛责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