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不吃鸡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2021.05.22

1/

今天的数字很特别,今日确诊人数321,好有一次性公布上周有400例没有公布的。“矫正回归”变成了一场全民科普,也引发了一场大范围的口水战。

前几天就开始说确诊人数已经不重要,今天的“矫正回归”刚好证实了,这些数字不过是一场说文解字的比赛,它的意义何在呢?

721?321?确定不是567?又如何确定不是1382?

“矫正回归”的确不是第一次出现的名词,别人用过,不代表大家都该理所应当地用。这不是很像小孩子,总是会说,谁谁谁也是这样啊,你怎么不说它?

/2

晚饭后,原本平常我们一家人都会出门散步的时间,只有我独自出门。因为我们用遍了网上的所有卖场,都已经买不到鸡蛋了,我想出门碰碰运气。

小亨一直想在田里辟一块地方养鸡,但遭到了我公公的反对,被无限搁置。现在再想到这个,就会想“啊,要是田里有养鸡该有多好啊!”

我走在路边,行人很少,每个人都带着口罩,神情全部隐藏在口罩之下,行色匆匆。楼下那个平常大排长龙的日本料理店,店里只有一个人在埋头吃着丼饭。

因为疫情,网页里一直在推那时候郭晶写的《封城日记》,我打开试阅了一段。她说“世界安静得可怕。我是獨居,偶爾聽到樓道裏的聲音才能確定還有其他人在。”她因为这份记录得到的关注、和朋友家人的视频连线,都是她在封城时期片刻幸福的来源。

每个人都需要与世界发生联系,也许以前对很多人来说这从来没有被在意过,因为那是太理所当然的事,但疫情的到来,就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人与人之间表达情感的联结都被禁止了:握手、拥抱、亲吻,见面一起吃饭聊天逛街都成为需要三思的事情,人与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单薄。

我路过全家便利店的时候,店外的长板凳上还是有人坐在一起聊天,背后是落地窗透出来的亮光,突然觉得内心温暖,虽然她们的见面也许那么地不合时宜,但谁愿意并真正成为一个孤岛呢?

我走了周边好几家店,鸡蛋?一颗也没有。我打道回府。

不吃鸡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是么?疫情带来的改变,不是就是要剔除掉生活里一切不必要的东西?

只是不知道最后还能剩下些啥。

/3

今天看到菜头叔写《初到中年》,“怀疑能力,怀疑皮肤,怀疑智力,怀疑头发,怀疑眼光,怀疑心脏,年轻人一个个蹦蹦跳跳走着,怀疑他们掌握了自己所不知道的时代密码…”,今天我只怀疑我是不是怀孕了…但是确定并没有(起哄的可以散场了,哈)

劝我生二胎的,理由大多都是一个孩子他太孤单了。可是孤独本来就是人类永恒的命题,跟爱情、死亡一样。

如果他不能享受一个人好好过生活,那么两个人、三个人,他也依然不会过生活。他无法面对自己,那么一生他都不过是在逃避,因为逃避面对自己,于是进入游戏、聚会、应酬、瞎忙…唯独缺了关照自己。

我还是宁可他早点认识并享受这份人生终将面对的孤独。先能面对自己,才有可能更好地面对别人。

之前看到国家地理频道有个文章,说人类终于捕捉到了金星云层里的一道光,终结了40年的探索之旅。

因为想要知道金星的厚厚云雾里是否会有闪电,一艘太空船围绕着金星转了40年,这个大概才是人类孤独的极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