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给自己的晚安书|2021年下半年

2021.07.30

7月30日

雷雨前的夕阳

昨晚是一整晚的雷声。

小时候每年夏天,都会有那么几场雷暴雨,后来慢慢的越来越少,但家里因为疯狂摇晃而显得狰狞的树木倒影,黑暗的天空被闪电劈开的闪光和心里的害怕,永远留在了心里。

台南的夏季大多是下午的对流西北雨,雨骤而短,像昨晚这样整晚能直接把我惊醒的雷声,这还是第一次。也许真的是年纪渐长,感受力越发迟钝,记忆里带着开天辟地力量般的惊雷,是再也没有经历过了,小时候那种对一道能照亮整间漆黑屋子的闪电后,随之而来的惊雷会不会真的劈裂大地的害怕,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惊醒了,翻个身再重新入睡,大人的世界,怎么会担忧雷真的会开天辟地呢?

这些天也是一直看奥运的比赛,场上是全世界运动员的较劲,场下是民族主义的战场。把比赛贴上象征议题,不过是旁观者的自嗨而已。就像台湾四十岁只身前往参加奥运会的兵乓球选手庄智渊说的,「其实外人不会了解,赢一场比赛和输一场比赛所获的,其实是一样的东西。」真正的运动员跟努力的普通人一样,所寻求的不过是自我实现而已。

两天前,2016年奥运会四块金牌的获得者,连续三届世锦赛的全能冠军,美国24岁的体操选手Simone Biles突然宣布退赛,她在她的Instagram写下“I truly do feel like I have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on my shoulders at times.”

在奥运前受访的时候,她就坦言自己已经不能享受比赛了,找不到其中的乐趣,好像是为了别人练体操,我好像是在取悦别人,我不像以前那样相信自己了。最终在体操全能开赛前选择了退赛。之前看到过关于游泳的传奇人物Phelps的报道,2012年奥运会结束后,他曾经不想游泳,连活下去都不想,连续好几天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这也让我想到08年的刘翔。

如果他们承受的压力、伤痛、说不出的苦…与我们无关,那我们就没有权利对他们指手画脚。我们赞扬他们的拼搏,为他们取得的成就鼓掌,也请记得为他们的失败给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这次就算要爬墙也要在家里全程观看奥运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小亨尽可能的接触各种运动,球类运动日常普遍,但是像体操、皮划艇、激流回旋、击剑、射击、马术…都让他大开眼界,他没想到连蹦个床也有机会成为世界冠军。

迄今为止,他最爱的项目是击剑🤺,我也觉得这项运动实在太帅了!

小亨第一次写的中文字

因为疫情还没完,我就把小亨送回幼儿园,好友说我也是太厉害了。呆在家里只要有父母的投入,在学业上不会有什么差距,甚至超前学习都是可能的,但是社会经验这一点,和不同背景、不同性格和不同想法的人相处,父母是帮不上任何忙的,反而觉得父母应该为他创造更多的机会去摆脱“家里的做法”“父母的看法”,让他在开始摸索自己是谁,建立自我,他者,社会…概念的时候,不会太偏颇、太狭隘。

虽然年纪渐长,我也从一个外向的双子变成了有些社恐的中年人,但对人生才刚开始的小亨,面对面的彼此交流,感受对方的喜怒哀乐,在一个时空下共存的感觉,对他来说是开拓视野很重要的面向,尤其现在不认字还不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又不可能实现的当下,就先去持续探索一个比家稍微大一点的世界吧。

上一篇文章被人说我都没有珍惜在外面自由的世界,还带着一颗红心,实在太不应该了(苦笑…)。先不去讨论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如果外面真的有一个自由的世界,怎么连我这个透明人的小小感受和观点都容不下呢?罢了罢了…

7月28日

先来报个平安。

从停更后第四天开始就陆续收到大家关心的讯息,近来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发来问候,在这个冷冰冰的虚拟世界,却有温暖的你们,我何其幸哉。

这段时间,我一切安好,谢谢大家的挂念!

没想到我暂停后再回来时,台湾的疫情竟也来到了这波疫情的赛点——昨天正式从三级降到二级(就是通俗意义上的解封),但有没有加时賽或延长赛,只能静观其变了。

我现在仍然裸奔——按照台湾目前疫苗数量不足,前面每一类的实际施打人数又都比预估人数翻倍的现状,我这种不到40岁的“年轻人”,做好日常生活里的自我防护,比“等、靠、要”要靠谱得多。

疫情进行到现在,没有疫苗的焦虑对我已经不足为虑了,或者说,疫情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起起伏伏,这个过程本身成为了一种学习。世界不可能永远和平,地球也有它的情绪,疫情之外的世界还有那么多危机,哪有什么一劳永逸的保护,已经幸运地过了快四十年的平稳日子,接下来面对未知的突如其来,面对危机重重,学习接受,学习适应,学习在各种境遇里如常生活,是我认知里更有力量、也更有用的事。

6月中停更,其实是因为我们博客的vps服务器又被黑客攻击了,我需要时间重新整理。

之前一直用着Wordpress,但着实太容易被黑客攻击,就算完全停更这几年,我也是频繁地需要跟黑客斗智斗勇。这次我实在是烦了,趁这个机会完全把博客换成了静态网页,用非常精简的Hugo驱动,网站变得轻巧简洁,速度飞快,还因此顺带学了新的计算机语言—go。

像丘吉尔在二战时说的“不要浪费每一次危机”,危机里都是学习的机会,先别管它有没有用呢,先拿下它再说。不过这也容易走上歪路,我从法律走到写程序,就是这么给带偏的…

从08年开始写博客,一直在自己建站和托管网站之间摇摆,放在平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平台就倒了,自己建站从前端到后端又全都是挑战,从百度空间、新浪博客,到blogbus、loft、豆瓣,和自建的博客站点之间搬来搬去,直到无处可搬,一个互联网的博客时代也在这反复的迁移中慢慢落幕。

这些年几乎没什么人还在写博客了,我们自己的博客也完全停更了好几年,但鬼使神差地我们还一直把它继续维护着。这也让我在这次系统彻底的切换整理时,重新回顾了从2006年到2021年的所有琐碎文字,还有中间二年多每天一张的摄影项目,自己的食古不化和轻易倒戈都清晰可见,大多数时候,现在的我已经难以理解十年前的我了,那时候干的事,那些看法,都让自己啧啧称奇,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以前的我竟然是这个模样。

对这个世界来说,我们不过是无名的群众演员,但对我们自己来说,重要的不就是看上去或可笑、或可惜、或难忘、或挥霍、或不甘愿…地活过的这些时刻吗?所以我回来,继续写下去。

小亨的幼儿园顺应也解封开学了,虽说对疫情接下来的发展并不乐观,斟酌再三,还是决定让小亨回幼儿园继续上学。

在家两个月,幼儿园虽然也有一天两堂的线上课程,其实也教不了什么东西,反而是下课后他们几个同学还会偷偷留在线上一起聊天,看书,甚至打游戏,让我觉得线上课程还有一些价值(这个妈真的是够了…)

毕竟生活是要继续的,成长也不会停下等你, 好不容易适应了大半年的幼儿园生活,在家两个月以后他已经不想回去上学了——家里有个放羊的妈,当然逍遥又自在,还能无限耍赖,在家太懒散了,还是去学校收收心吧。

奥运开幕了,我买了梯子翻回去,每天开着cctv5看。我也没想到,为了看奥运,我还会需要搭梯子翻回墙内。一是因为家里没有电视,再来台湾对奥运的转播并不是免费向所有人提供的,我搭个梯子翻回去,反而更简便易行。

一场全球运动界的盛会,竟然没有一个统一面向全球公开的转播,都加上“更团结”了,还是被切割得支离破碎。而场上运动员为“更高、更快、更强”拼尽全力,场外对立、嘲讽、挖苦、谩骂似乎比运动本身更热门,“更团结”显得尴尬无比。

还有什么还能把人类再次重新团结在一起吗?是不是只剩下外星人来袭了…


洪水台风疫情又起,希望大家都平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