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五岁娃应该接受怎样的音乐教育—学琴半年记

2021.01.14

我之前在《当妈第五年》那篇文章里面写过,小亨学钢琴前2个月弹完了5本书。“教-练”再“教-练”的无穷循环,我知道这并不是我想要的音乐启蒙或音乐教育,但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或者该怎么做,只是觉得我该拉着他和老师慢下来。

可是慢下来了,实际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然后,老师的孩子比预期早了一个月出生,她找了跟她一起在美国读音乐的好友来帮她代课3个月。

这位新的钢琴老师一直都在纽约的某大学教大学生乐理,因为疫情和双旦假日回来台湾,刚好有时间,她欣然就来了。

第一节课,她先用了半小时测试了小亨的视唱练耳,从听力到节奏,从单音到和弦再到简短的旋律。小亨还没有接受过任何的这种练习,她用玩耍的方式来进行,小亨也乐意奉陪,她还让小亨即兴地弹了一些他自己觉得好听的旋律(其实就是乱弹…~

下课的时候,她问我有计划要让小亨走专业音乐道路吗?我说没有打算,他既没有天生的绝对音准,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音乐天赋,强行要走专业路线的话,太辛苦了,我只是希望音乐能成为他人生的一部分就好。

她说,小亨的音感很不错,节奏也非常稳,可以让他继续学下去,之后再决定。

之后的几次课,我的内心对她的教学方法产生了看法。她很关注一些细节,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可能是负担的一些细节,然后伴随着一些在我看来五岁孩子还无法完成的要求。

比如,有一首曲子,副点特别多,后半拍在句首起的句子也多。就算已经弹得很顺了,她还是会要求嘴巴把拍子念出来1-2-3-4-,同时拍手打出旋律弹的节奏。嘴巴和手的节奏完全不同,这要求左右脑得完全分开,我这个学过小提琴又打过爵士鼓的人,都磕磕巴巴了好几次才完成,一整首曲子我也会打错好几次,对一个五岁小孩?没必要吧……

我内心的murmur是:你这是从没教过这么小的小孩吧(的确,她从来没有教过这么小的孩子),还好,三个月的时间并不太长。

我拖了2个星期,最后发现拖不下去了,好吧,就让小亨慢慢去练习,发现这对小亨确实不是特别困难的事,小亨跨过了这个坎,对各种节奏的变化也变得更得心应手了。

我开始对她的教学方式起了兴趣,而接下来她的课确实变得越来越有趣。

原本一周最少要弹5、6首曲子,变成了一首曲子要弹4、5次课。她会把一首曲子做很多的变化,比如强弱的变化、弹奏方式的变化,指法的变化,再后来会把左手的伴奏进行彻底的改编,保持右手的主旋律不变,一首乐曲会呈现好几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她带着小亨完全离开传统的钢琴学习之路,游走在音乐的缝隙里,讨论音乐的风格,探讨节奏速度和音乐的关系,各自表述一个主旋律搭配怎样的伴奏自己更喜欢…等等一切我自认无法跟一个五岁孩子交流的音乐知识和音乐体验。

如果小亨就这么继续学下去,音乐一定能成为他人生很重要的表达方式,而不是一个特长或爱好。

但可惜的是,今天是这个老师给小亨上课的最后一天,她已经收拾行装,下周要飞回纽约,继续她的工作。

我坐在她们身后,听着小亨用4种不同的方式弹完同一首歌,跟老师讨论着他喜欢哪种感觉,为什么的时候,我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让他学钢琴的价值。

虽然只有五岁,他也十足地感受到这三个月非凡的音乐旅程的魅力——他说“妈妈,我们可以去纽约吗?这样老师就可以一直教我了!”

在陪着小亨练琴,跟他的碰撞中,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们并没有要考级、参加比赛拼证书,为什么要学钢琴或乐器,该如何学习,音乐才能成为一生的伴侣或表达方式,而不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特长。

答案绝对不是靠苦练。

这三个月真的纯属运气,可能没有别的老师会这么教一个五岁的孩子,至少在我们这个级别碰不上能这么自如改编乐曲,还能和这么小的孩子沟通的老师,可能也没有家长觉得这样的学习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有什么用处。

不愿意走寻常路的家长刚好遇到了一个特立独行的老师。

三个月真的不长,就算不得已还是得回归传统的教学模式,我也知道如何走向要去往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