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母亲节杂念

2021.05.10

又是一年母亲节。

上周日小亨的网球教练问我们这周有要继续上课吗,因为是母亲节,怕我们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以为周日是母亲节。

到周四的时候,小亨的幼儿园发来小亨在幼儿园录的一段念给妈妈的诗,还有一段我老公录给我的话,我想,原来母亲节是今天啊!

最后周五的时候,又有人发消息跟我说母亲节快乐。

我就彻底傻眼了!母亲节到底在什么时候!

可能你觉得我瞎说,上网查一下五秒不就知道的事,但我就是那个“反正查了也会忘,查了也没要过节”,就干脆不想知道的人。(什么节日那都是商家的手段…

今天好多妈妈都在晒母亲节的礼物。我也收到了第一次正式的母亲节礼物,那是小亨幼儿园老师带着他们做的花瓶还有一个小花挂件。

以前看别人收到第一份孩子送的礼物都会无比感动,但到了自己身上,说实话其实并没有太多激动。

小亨本来就是一个体贴和温暖的孩子(当然也是相当的皮),像早上都是他醒比较早,他会趴在我脸上用一句“我会永远爱着你!”来叫我起床,“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爱你”这样的话他时常都挂在嘴边,日常里的爱和贴心都是骗不了人的,那么礼物,其实就没有那么大的惊喜和意义了。(这也是节日对于我没啥意义的原因——如果每个普通的日子都好好地过,还要节日干啥呢!)

晚上睡前我们都会聊天,聊今天各自经历的事,和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和问题。

有次小亨问我,我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做才是一个好爸爸。

我跟小亨说,那得看你希望有个什么样的孩子,你有不同的期待,那么你当爸爸的标准也就不一样了呀!

大家都更关注在如何成为合格的父母,但其实这个问题跟我们到底期待有什么样的孩子息息相关。

如果我们期待要有功成名就的孩子,那么我们可能就要成为逼着他们奋进的父母;如果我们想要能防老的儿女,可能我们需要成为僵化老派的父母;如果希望孩子独立,那么父母就要放手,如果希望孩子对世界有爱,那么对万物爱得深沉的父母就更符合期待……

好父母是没有标准答案的。育儿路上的焦虑,几乎都来自有太多标准答案的指导。

我们一边可能在焦虑为啥做不到标准答案的要求,另一边又在疑惑为啥我按照标准答案去做了,却得不到满分的结果。

因为那些鼓吹出的焦虑,全都是标准答案,而我们却是一个个具体而鲜活的人,没人愿意真的活成标准答案,也没有人可以活成标准答案,做自己,做父母,做儿女,皆同。

去年外公去世前在家里躺着不能动到入土的那段时间,我们孙子辈五个孩子,因为各种原因,只有二哥在身边。从外公卧床开始,就是二哥每天去给他翻身、刮胡子、剪鼻毛,火化后,也是他一路抱着骨灰盒直到山上入墓。

谁能想到,一个最被大家看不入眼的孩子(从小成绩差,长大后也是劣迹斑斑),竟然成为我们这一辈人里最可靠的人,而从小越被看好,越被寄予厚望的孩子,却都去了远方,甚至因为疫情,不可能回家。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什么才是好儿女?追求实现自我的人就一定是好儿女吗?还是陪伴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终老的孩子才是好儿女?因为这个问题反过来,是我作为母亲,我要用什么标准去衡量什么是好的儿女。

虽然身为父母,我们不可能生下孩子,只是为了让他们陪伴我们变老死去,可是反过来身为儿女的,总有难以两全的遗憾。

小亨现在无时无刻不在粘着我们,但我们也明确地知道,他将来一定会离开我们去往更广大的世界里,我们也希望他能有勇气去拥抱和探索更大的世界。但也许,等我老了,至少有一些时刻,我也会想他的吧,像现在万万千千希望儿女能留在身边的父母一样。

以前我只是儿女,现在当了父母,双重身份之下,能从身为父母的角色去反观儿女的角色,再从儿女的角色去看待父母的角色,这也许就是“养儿方知父母恩”的意义吧。

小亨幼儿园在这个母亲节做了一个很特别的事情,幼儿园提前联系了所有孩子的父亲,希望孩子的父亲能录一段给老婆的话。周四的晚上幼儿园把这些视频都一对一发给了孩子的妈妈(因为幼儿园都有孩子父母的line,类似微信这个东西),作为母亲节的惊喜。周五放学的时候,幼儿园门口就放了一台大电视,把这些视频轮流播出来。

据说,有90%以上的爸爸,都积极地参与了这次行动。(当然艾先生也是90%之一)

周五在门口等小亨放学的时候,看到这些视频,内心还是很感动的。

也许,偶尔过个节,也没那么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