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天涯的梦想,以及,近在咫尺的远方

【SEASON 1】 Episode 4: No Man’s Land

2012.07.29

[Opening]

Intimacy is a four syllable word for “Here is my heart and soul, please grind them into hamburger, and enjoy.” It’s both desired, and feared. Difficult to live with, and impossible to live without. Intimacy also comes attached to the three R’s… relatives, romance, and roommates. There are some things you can’t escape. And other things you just don’t want to know.
亲密这个词有四个音节,意思是“给你我的心和灵魂,把它们磨碎做成汉堡,欢迎品尝。”它让人渴望,也让人恐惧,难以驾驭,却又不可或缺。亲密还和三个词语密不可分:亲情、友情、爱情。有些事情你逃不掉,而另外一些事情你并不想知道。

Alex, 在开始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觉得asshole这个词就是为他而诞生的。
可谁能想到后来,你对着Izzie说出结婚誓词时,我们为你发自内心的感动和爱。
命运让你遇见一些人,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好,而是他们会教会你成长。
时间终会教会人成长。

meredith对Liz说,我母亲很清楚的记得你,然后笑起来,这笑里,泪光肆意。
母亲得了阿兹海默症,她记得她的医院、护士、还有Webber, 却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和丈夫。
一个人终于毫无畏惧的抛开社会赋予我们的束缚,在仅剩的潜意识里,什么人哪些事才有资格残留在大脑的沟壑里…

meredith没有这样的幸运,甚至难以面对。
所以当Jorge和Sona冒着要失去记忆的风险也要手术时,meredith明白作为一个医生这是不恰当的,也仍旧要提醒Sona她将失去的是什么,因为她深知,面目全非后的透心冰冷。

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而言,是微不足道,还是生死相念,我们并非真的有机会去直面这样的残酷真相。
就像开头的独白说的——“有些事情,你逃不掉,而有些事情你并不想知道。”

第一次看的时候我也问了艾先生同样的问题。
如果脑子里面有颗肿瘤,手术的话能多活5-10年,但是可能会失去记忆,不手术的话大概还能撑3、5年,你会怎么选?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至少对我来说,我应该会犹豫,会反反复复,会在已经过去的得失和可能到来的空白新人生里失去选择的勇气。
他似乎并没有思考就说,不做。

我们都希望能有时光机,能回去再经历一次童年,再念一次高中,再过一个没心没肺的夏天,但如果真的有一天能从头再来一次,但却要失去曾经过往的全部记忆,选择是不是就变得不像想象中那么坚定和义无反顾了呢?

因为谁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命定的事,命定会遇见那些人,经历原本那些事。
哪怕失去了全部的记忆,你是否仍就还是会爱我这一次。

——2012年7月24日10:27

[Ending]

I wish there were a rulebook for intimacy. Some kind of guide to tell you when you’ve crossed the line. It would be nice if you could see it coming, and I don’t know how you fit it on a map. You take it where you can get it, and keep it as long as you can. And as for rules, maybe there are none. Maybe the rules of intimacy are something you have to define for yourself.
我希望能有一本关于亲密的法则手册,当你过界时它能提醒你。如果能看到它该多好。我不知道它在哪里,在哪里能得到它,并长久的拥有。至于规则,也许原本就没有规则。或许,亲密的规则,得由你自己来制定。